张明奎博士:打好阿尔茨海默症这场“暮年战争”

图片 1

“我怕我坚持不下去,就没希望了!”

张明奎是台湾人,大学就读台湾大学化学系,1995年去美国留学。本应该继续在化学领域深造的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听了一堂心理老师介绍的“神经与神经之间的交流机制、记忆是如何形成的”课程后,被这些内容深深地吸引,于是换了专业。

图片 2

接着,张明奎在波斯顿大学医学院药学系和脑神经系读了PhD。又在西北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博士后,一直从事神经学的研究。毕业之后,先后在默克、GSK以及安德森癌症中心从事脑神经和阿尔茨海默症新药开发的工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王玉明贴寻妻启事

结识合作伙伴,创立新旭生技

72岁的王玉明在一年半的时间里走了15000多公里,贴了一万多张寻人启事,只为找到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妻子。寻人启事上,从“当面5千元,送人1万元谢恩”变成“送人来20万,打电话去接人1万元谢恩”。看着老伴闫宝霞的照片,老人失声痛哭:“我怕我坚持不下去,就没希望了!”

在工作的过程中,张明奎结识了一位重要的合作伙伴——在日本国立放射线医学综合研究所一直从事脑部影像剂的开发工作的Makoto
Higuchi教授。(注:通常在阿尔茨海默症病人的大脑里会有一些Tau蛋白等粘稠物,需要脑部影像剂来查看Tau蛋白的分布和变化。)

记忆的橡皮擦

Makoto
Higuchi教授的脑部影像剂技术当时已经非常成熟,但并没有走出实验室,实现产业化。2014年,张明奎决定将Makoto
Higuchi教授的影像剂技术从科研界转化到产业界,并在此技术的基础上继续开发新的技术,让更多的患者受惠于此,这也是他成立新旭生技的初衷——这是一家专注于研发阿尔茨海默氏病(Alzheimer’s
disease, AD)和其它 Tau
蛋白质相关的神经退行性疾病(Tauopathies)的一流诊断技术和治疗药物的公司。目前在台湾台北、日本东京以及大陆苏州都设有子公司。

很多阿尔茨海默症患者会出现记忆障碍,出现失语、失用、失认等病症表现。它就像是记忆的橡皮擦,一点点擦去患者与其家人、朋友、同事的记忆。

心怀梦想,专注神经退行性疾病研发

图片 3

众所周知,阿尔兹海默症药物研发是研发失败率最高的疾病领域之一,但在这条路上,张明奎和他的新旭生技一直在前行。

阿尔茨海默症是一种神经退行性疾病。随着老龄化进程的加快,罹患阿尔茨海默症的人数也在逐年增长。据统计,2018年全球有5000万左右的人患有阿尔茨海默症,WHO
预测到2050年全球患病总人数会飙升至1.35亿,这可能是人类将要面临的最严重的健康危机之一。遗憾的是,至今我们还未找出阿尔茨海默症的有效治疗手段。

采访中,张明奎用一张影像图片,直观地向我们介绍了通过新旭开发的PET示踪剂监测到大脑内Tau蛋白的分布与变化。“新旭的技术让临床医生能够准确监测阿尔茨海默氏病和其它
Tau 病变疾病的进展,以利于早期诊断并迅速治疗疾病。”

AD的发病原因还是个未解之谜

图片 4

探寻阿尔茨海默症的病因,一直是科学家们努力的方向。多年来,β-淀粉样蛋白一直被认为是导致阿尔茨海默症的主要原因。Aβ可以由多种细胞产生,在血液、脑脊液和脑间质液中循环。它们大多与伴侣蛋白分子结合,少数以游离状态存在。Aβ的神经毒性会导致神经元缺失和神经胶质增生。

张明奎介绍,当前新旭的研发管线上有5个研发计划,包括3个影像计划和2个新药开发计划。其中APN-1607(Tau
Imaging
)已经在美国和日本开展临床试验,结果非常好。预计2017年底会在中国与上海华山医院进行合作,开展临床试验。

然而,研究人员也从未停止探索阿尔茨海默症的其他致病原因。随着近年来以淀粉样蛋白假说为基础的多种药物在临床试验中不断“战败沙场”,
AD研究开始转向其它假说。

图片 5

近年来,Tau蛋白假说认为Tau蛋白相关的脑细胞缓慢移动引起了AD。该假说越来越受到来自世界范围内AD药物研发领域的重视并有研究人员基于此假进行了AD疫苗开发的研究(相关阅读:阿尔兹海默症疫苗,终于触手可及)

新旭生技的研发管线

2017年,《Nature》子刊上刊登的一篇论文表示,美国SBP医学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已经证明,一种名为“membralin”的蛋白质,对于维持阿尔茨海默症的病理状态至关重要。

张明奎说道,通过新旭的影像技术,研发者可以准确评估每个药物开发技术的药效,对疾病针对性新药物的开发能够提供极大的帮助,从而降低阿尔茨海默症药物研发的风险;未来更能帮助医生更精准地筛选病人并为病人挑选最适合的治疗方式。

图片 6

“生活质量和尊严至关重要,我们就是要专注于阿尔茨海默症等神经退行性疾病研发工作”,张明奎说,“新旭生技的最终愿景就是构建一个没有神经系统疾病的世界。”

来苏发展,在这里有家的感觉

2018年台湾研究者发现,引起唇疱疹的疱疹病毒会导致阿尔茨海默氏症,而抗病毒药物能显着降低严重疱疹感染患者的老年痴呆症风险。

2017年,张明奎在苏州建立了新旭生技分公司,谈及为何选址在苏州,张明奎笑着说,“苏州是我一来就决定要在这里创业的地方。”此前在GSK任职期间,GSK的全球脑神经研发中心设立在上海和新加坡,也是在这个机缘下,张明奎在上海工作了2年,和苏州也有了更多的接触。“苏州的环境我非常喜欢,很像家的感觉。原本我以为我们这样的小公司可能不会被重视,我们来到这里和园区只是房东和房客的关系。然而事实上,园区从上到下都是亲力亲为,为我们提供各方面的支持。BioBAY以及百拓众创更为我们提供硬件设备以及各方面的规划,让我们可以尽快地落地及开展研发工作。”

AD治疗药物何以难产?

图片 7

虽然近些年来,全球各大科研机构都致力于阿尔茨海默症的药物研发,但不幸的是均以失败告终。国际知名生物制药公司礼来多年来一直与阿尔茨海默症斗智斗勇,礼来公司研发的多款AD治疗药物,包括BACE抑制剂、Aβ单抗
solanezumab、gamma-secretase抑制剂semagacestat纷纷在三期临床实验中折戟。辉瑞制药干脆宣布放弃治疗阿尔茨海默症的药物研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