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和孩子都是别人的好

图片 1

     
大学毕业以后,到了离家稍远的一个二级医院上班,神经内科,干得也算顺利,干了3年多,单位的领导和科室的领导也比较器重,在执业医师资格证顺利考过以后还出去学习了半年,在科室虽然谈不上顶梁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科室除了主任,也就只有一个男医生,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科室的工作也开展得有声有色。

钱钟书说,婚姻是一座围城,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实际,那座城只是自己给自己设置的,跟婚姻无关。

大牛今年56岁了,他生生把自己活成了一朵奇葩。虽然早已过了不惑之年,知天命的年龄,但是大牛自始至终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的思维方式和行为举止永远是那么另类。其实另类如果是新巧心思,不走寻常路的一种做法,并无妨碍被人甚至还会给周围的人和世界带来另外一种美或者舒服倒是好事,可是大牛的另类却不是这样,而且他不肯改变,固执己见,心中除了自己还是自己。

 
一次偶然的机会,得知离家近的一个三级医院招聘,去投了份简历,或许因为优秀,或许因为他们医院缺人,居然被录用了。

同事三十加,二胎妈妈,儿女双全。产后上班,有哺乳假,但她上班早来,下班不爱回家。不好好工作,不打算辞职,原因是不想待在家,和婆婆关系不太好。老公是独生子,妈宝男,甩手掌柜,不带娃,不会调解矛盾。完全看不到二胎带给她的喜悦,倒是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不深不浅的痕迹。气色不好,打扮邋遢,原本年纪不大,看起来倒是老了十几岁,想必生活已经成了一团乱麻。

都说结婚时新郎新娘不戴戒指是一件不吉利的事情。大牛结婚的时候没有给新娘买戒指,他自己也没买。其他的什么项链耳环,总之是首饰之类的东西吧,大牛什么也没给老婆买。大牛的姐姐从上海给未来的弟妹买了一条十八K金的很细的项链,大牛把项链连带着收据一起给了老婆,老婆问他什么意思,大牛这才把项链钱给了他姐,他姐竟然也就接着了,一奶同胞的果然很相像。

图片 2

宝玉说:“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得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

结婚之前,大牛身材瘦削,个头1.75米。白白的脸上架着一个黑框眼镜,五官挺秀气的,大眼睛双眼皮,尤其那薄薄的小小的嘴唇像个女人一样。有点可惜的是,额头上好像是青春期起了不少痤疮,他好像挤了,整个额头都是坑坑洼洼的瘢痕。走起路来脚下生风,脸上笑容蛮僵硬但是也挺可爱的。两只大眼睛顾盼生辉风情万种。不知道大牛是崇尚文人无形还是没有人给打理,衣着没有品位和质量,西服也显得松垮不合身。大牛的手也很白嫩,有次吃饭的时候他用小手指的长指甲抠牙缝里的东西时发现的。

    就这样,带着欣喜到了新的单位报到。

古代的女人只需照顾好一家人的生活起居,宝珠便被磨得残破不堪,现在女人要做的似乎更多,除家庭日常、生养孩子,还要工作上班。遇到一个“懂事”的老公还可以略微帮上点忙,如果对方是个甩手掌柜,更是忙乱不堪。

大牛家是高干,在那个大多数家庭还是水泥地面的年代,大牛家就是地板,还有钢琴呢,四室一厅还有一个后院。还有一个干部级别才有的公家给挖的菜窖。在那个年代,大牛家的条件是相当好的,给人的感觉一定是一不差钱的豪门。大牛的父母都是南方人,高级知识分子,教授专家级。那时候有一个女孩喜欢大牛到了痴迷的地步,据大牛的姐姐说,那个女孩经常控制不住自己来大牛家看他,大牛不让她进屋,因为她一进屋就不肯走,给大牛洗衣擦灰,活脱脱如同一个母亲般的对待大牛。大牛不让她进去,她就在外面站着往屋里看,有一次天气不好,下着雨夹雪,这个女孩又来了,敲门的时候恰好大牛的姐姐在家,开了门说大牛还没下班回来,这个女孩说那她走了,结果她没有走,就站在雨夹雪里等着大牛。过了不知道多久,大牛下班回来了,女孩忍不住哭了,或许是她太爱大牛了吧,抓着大牛自行车的车把,请求大牛让她跟他在一起,大牛断然拒绝,怎么掰她的手也不能从车把上掰开,大牛拿着手套抽打着她,毕竟女孩没有男孩的力气大,大牛挣脱了她,迅速打开门进了屋,把女孩关在了门外。

    到了医院,被告知,本科学历,必须轮转,我就想,转就转呗,多学点东西。

姐姐有一个儿子,她却时常跟我说,自己跟养了两个儿子似的,每天操不完的心,小的要操心,大的也不省心。问她想要二胎不,她说自己已经有了俩了,真是够了。

当时我们有点责怪大牛太狠心,可是也觉得他做的虽然狠点,但是也对。既然不爱,就不要给女孩以任何希望,不爱她也别耽误人家。后来我们问大牛为什么不喜欢她,大牛说,他要找一个有文艺范的女孩,最好看上去像舞蹈演员那样的气质,优雅矜持点的。

   
第一个科室,心内科。科室主任,一女的,40岁左右,据说是从某医院挖过来的,外地的,做起事来,雷厉风行,冠脉造影,介入,支架植入,一个人做,这可是我心目中的新女性形象,再一看身边的同事,清一色男的。很好奇的八卦了几句,问一同事,科室怎么都是男的。他的回答是“老大只要男医生”,女医生要生孩子,生一胎还要二胎,生完孩子还要喂奶一年,还不能做介入,突然觉得好无语。想想身边的女同事,有的大着肚子坚持上班到临产前,有的生完孩子每天让家里人送孩子过来喂奶,都兼顾着工作,并没有耽误工作,而且有的还承担这大部分的工作,可为什么还受到这样的性别歧视。

婚前,女孩在父母家里,什么都不用管,只需关注自身,每天打扮的光鲜亮丽;婚后便开始操心柴米油盐,鸡毛蒜皮,家里富足还罢了,否则还要精心算计。渐渐地,连瞅一眼自己的时间都没有,更没空收拾打扮,久而久之风,也就没了光彩。

不负大牛所望,在一次大牛同事的生日聚会上,偶遇了同事的大学同学罗贝。大牛对她一见钟情,罗贝安静恬淡,优雅,有点害羞的样子,话不多,很浅很淡的微笑着,长得也很漂亮。大牛的心闹腾起来了,他去找过生日的同学,要求被引荐给罗贝。同学很热心,介绍他们认识,大牛满眼的热情和喜欢,只是罗贝似乎没有任何心理上的涟漪波动,但很友好礼貌的跟大牛打招呼。在以后的时间里,大牛没事就跟同事说叫上他的同学出去聚一聚,同学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每次都热心的搭桥牵线,但是罗贝没有一点想跟大牛好的意思,后来同事单独问了一下罗贝对大牛的印象,罗贝也明白他问的意思,直截了当的说,她对大牛没有感觉,还是做普通朋友吧。

   
第一个科室轮转完了以后,去医教科报到,被通知去妇产科,打电话给妇产科主任,妇产科主任在电话里就说到,“我不要女医生,我要男医生”,我站在旁边都听到了妇产科主任那不愉快的语气。医教科好说歹说,一个劲儿的夸我,夸我能干,夸我个子也好,好好培养,不会干得比男医生差,才答应了我去妇产科,其实医教科的人根本就不了解我,到医院报到后连谈话都只和研究生谈,我们就坐那像个傻子一样,
听其安排,不给你表述的机会,请问他怎么知道我很能干。但我能干确实是个不争的事实,有点自夸哈。

婚后的女人心态也有了变化,认为自己大局已定,不需要收拾和打扮,渐渐的自己也放弃自己了。不但自己这么想,周围的人也这样想。结了婚的同事做个指甲,烫个头发,都会惊喜“啊”声一片,似乎婚后就该家长里短,婆婆妈妈。

可是大牛不甘心,经常给罗贝打电话,送她喜欢的小物件,借给罗贝一些CD,自己去罗贝的单位去取他借给罗贝的CD。下雨天也去接她,唯恐她没带雨具。总之对罗贝极尽殷勤,罗贝不好意思每一次都拒绝他,心里也觉得大牛这人很是善良热情。

   
接到通知后,拿着报到单到了妇产科报到,见到了那个语气很不好的主任,估计170的个子,短头发,看起来很干练的样子,小眼睛,脸上透露出了不喜欢我的表情。接下来就开始了入科前的谈话。

男人却似乎不同,婚姻、孩子似乎对于他们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同事俩人都在公司上班,女同事怀孕,回家生孩子,看现在的朋友圈,已被生活”糟蹋“的不像样子,而男同事,丝毫感受不到他的生活有什么变化。

一年夏天,罗贝的母亲因为摔倒骨折住进了医院。大牛立刻赶了过去,帮着找人,忙前忙后,甚至推着罗贝母亲的轮椅带着去做检查,拉着罗贝母亲的手问这问那,连罗贝的母亲都觉得大牛这人真是太好了,这么热情这么喜欢帮助人,一定很善良。就劝罗贝试着跟他相处吧,找一个关心自己爱护自己的男人很重要。

  “多少岁了?”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女人结婚后,就完全沉沦在无尽琐事的生活里,有很多及早的抽身,她们可以把生活过得浪漫而文艺,羡慕这种女子的智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