症脉轻重论–《医学源流论》卷上

人之患病,不外七情六淫,其轻重死生之别,医者何由知之?皆必问其症,切其脉而后知之。然症脉各有不同,有现症极明而脉中不见者,有脉中甚明而症中不见者。其中有宜从症者,有宜从脉者,必有一定之故。审之既真,则病情不能逃,否则不为症所误,必为脉所误矣。故宜从症者,虽脉极顺而症危,亦断其必死;宜从脉者,虽症极险而脉和,亦决其必生。如脱血之人,形如死状,危在顷刻,而六脉有根则不死,此宜从脉不从症也。如痰厥之人,六脉或促或绝,痰降则愈,此宜从症不从脉也。阴虚咳嗽,饮食起居如常,而六脉细数,久则必死,此宜从脉不宜从症也。噎膈反胃,脉如常人,久则胃绝而脉骤变,百无一生,此又宜从症不从脉也。如此之类甚多,不可枚举。总之,脉与症分观之,则吉凶两不可凭;合观之,则某症忌某脉,某脉忌某症,其吉凶乃可定矣。又如肺病忌脉数,肺属金,数为火,火刑金也,余可类推,皆不外五行生克之理。今人不按其症,而徒讲乎脉,则讲之愈密,失之愈远。若脉之全体,则《内经》诸书详言之矣。

脉象和症状都是疾病的客观表现,医者只有依据脉症才能分析判断疾病。一般情况下,人体一旦发生疾病,脉症会相应的发生反映。由于疾病的种类、发病者的体质、抗病力、年龄等诸方而的差别,有的脉象变化较大,有的症状表现显著,或二者皆著,或二者皆微。“脉者血气之神,邪正之鉴”。脉诊对诊断疾病有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心脉功能的判定,气血虚实及营血运行情况表现尤为突出。气血充实则脉强有力,气衰血亏则脉弱无力,血热则脉搏数疾,血寒则脉脱迟缓,血少则脉细或涩,血滞则脉结代而不整。急性热病脉多数而有力,慢性衰退性疾病脉多细而微。凡此种种,不一而足。症状的出现以急性病最为迅速和明显,诸如急性热病、外科疾患、胸痹、胃痛、痢疾等,莫不如此。有些病时作时止,症状亦时现时隐,有的慢性病亦有明显的症状,某些疾病在其发展形成阶段,多无症状出现。

脉病人不病是否就死或意味着病情发展严熏,人病脉不病是否就生或意味着病情轻微好转?这显然不符合临床实际,至少不是普遍如此。有许多的场合脉象已呈较大变异甚至出现结代脉等,未必就是病情十分严重或是死症;虽然古人论脉常提到某病见某脉凡日死、儿月死,不兼及症是缺少根据的,规定具体时间,更难准确。因为仅凭脉象还难以微到全面透彻的把握病情,也就难以做到准确的预后判断。周学霆说:“平人脉歇止无妨。”简直不以病论。周氏又说:“余弱冠时,尝至一地,见二妇人,切其脉按之至骨,丝毫欲绝,问其体,一毫无病。过十年再至其地,诊其脉依然故我也。过十年,三至其地,诊其脉依然如初也。距今叉十有余年矣,二妇白发齐眉,青衿满眼。”二妇人脉沉至如丝欲绝,以脉论,已不啻病脉,非但无危殆,且体健寿高,说明不能仅以脉变定吉凶病否。

对疾病预后的推断:要全面客观地考察脉症,既重视症,也重视脉,有时症状发挥的作用大些,有时脉诊发挥的作用大砦,二者互参作用益大。另外,无论是脉是症,都是随着疾病及其不同阶段,而表现各异。我们必须做到知常达变,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张景岳说:“故凡诊病者,必合脉色内外,参伍以求,则阴阳表里,虚实寒热之情无所遁,而先后缓急,真假逆从之治必无差,故可以决死生之分,而况于疾病乎!此最是医家之妙用。”言简意赅,诊病之道,张氏有得矣。

人病脉不病是否就无险而获生,这也要具体分析。发病后脉症随应,这是普遍情况。但由于各种原因的影响,人病而脉未显突出变化也常常有。在这种情况下,单据其脉不病断其生,也是片而失实的。生死轻重的判断取决于疾病的发病规律和特点,机体抗病能力的强弱与病变的严重程度如何。《内经》说:“形肉已脱,九候虽调,犹死。”有些恶性肿瘤、慢性病、老年功能衰退病,久病不起,病至形肉大脱阶段,虽脉候尚届调和,不能以脉调而忽视其预后的严重性。徐灵胎说:“噎膈反胃,脉如常人,久则胃绝而脉骤变,百无一生。”这是症变脉不变终至不救的例证。徐氏又说:“宜从证者,虽脉极顺,而症危,亦断其必死;宜从脉者,虽症极险,而脉和,亦决其必生。”其论颇具至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