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证

【阴证】

中医认为,病人的特殊姿势、动静体位都是疾病的外在表现,对判断疾病的性质具有重要意义,故而望姿势在中医望诊中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相对于专业性比较强的望舌、诊脉来说,望姿势更直观、简便,即使是没有学过医的人也可以通过望姿势来诊断疾病。正常人的姿势、动作一般情况下都很随意、自然、协调,表达准确,不会有任何不适。而在病理情况下,病人的姿势就表现得复杂多样,且可以不断改变。
根据中医“阳主动,阴主静”的理论可以推断出,一个总是躁动不安的人,多属于阳证、热证、实证;而一个人如果喜静懒言,则多为阴证、寒证、虚证。当然,这只是一个初步的、笼统的判断。具体而言,一个人躺着的时候,身体常向外,对着光,或者辗转反侧,卧不安稳,一般属于阳证、热证、实证;反之,面常向里,背着光,又见身重懒动,喜静嗜卧的人,多为阴证、寒证、虚证。坐姿的不同也可以反映一些疾病。若坐着常不由自主地把头抬起,胸闷气粗者,是肺实气逆;若习惯低头坐着,少气懒言者,则是肺虚体弱。只能坐不能平卧,或只能半卧,平卧则气逆咳喘、呼吸困难的人,多为肺胀咳喘,或水饮停于胸腹等。只想平卧而不愿坐,坐则头昏眼花,则是气血不足的表现。

邪气尚未由表入里,没有出现便溏、腹痛等里阳虚证,即可以认为无里证而是单纯表证。因有表阳虚弱,所以用附子甘草温阳解表,而非用来温助里阳。

对一般疾病的临床辨证,按阴阳属性归类,分“阴证”与“阳证”。凡属于慢性的、虚弱的、静的、抑制的、功能低下的、代谢减退的、退行性的、向内(里)的证候,都属于阴证,如面色苍白或暗淡,身重蜷卧,肢冷倦怠,语声低微,静而少言,呼吸微弱,气短,饮食减少,口淡无味,不烦不渴,或喜热饮,大便腥躁,小便清长或短少,腹痛喜按,脉象沉、细、迟、无力,舌质淡而胖嫩、舌苔润滑等等。八纲中的寒证、虚证、里证,都相对地属于阴证的范围。

表证分阴阳

从临床来看,外感风寒暑湿燥火六淫邪气,感受何种邪气,是由人体感受邪气发病后的临床表现而反推出来的病因。如从发热恶寒、身疼痛、不汗出、脉浮紧,我们推断是感受了风寒邪气;如从发热微恶寒、口微渴、舌边尖红,我们推断是感受了风热邪气。中气实则病在阳明,中气虚则病在太阴。

表阳证与表阴证治法不同

可见,表阴证者,因机能沉衰,故解表剂中加入温阳强壮的附子,阳证则不需加入。

因此,临床上素体阳气不足的患者(如老年患者、平素阳气不足的患者等),感受表邪后,正邪交争于表,邪气激发正气抗邪,此时阳气不足的一面表现出来,从而出现了表证兼有阳虚。此时从理论上可以说是单纯表证,也可以说是表里合病。似乎二者解释皆可接受。

麻黄附子甘草汤可以认为是麻黄甘草汤合附子甘草汤而成。从病性来看,附子、甘草辛甘化阳,治疗虚寒证。从病位来看,麻黄、甘草辛温解表发汗,治疗表证,可见病位在表。但附子、甘草温阳,是温助表阳还是温助里阳?因以附子、甘草为底方的四逆汤温中救逆深入人心,似乎附子、甘草是温助里阳,病位在里。以方测证来看,该方病性为虚寒的阴证较为统一,但病位在表在里则说法不一,认为麻黄附子甘草汤有里证的缘由在于附子、甘草可温助里阳。

从病位来看,麻黄附子甘草汤的病性明确为虚寒证,但病位有两种可能,一者为单纯表证,二者为表里合病,即太少两感,少阴兼表。医学讲究一元论,即能用简单的解释就不用复杂的解释。所以认为麻黄附子甘草汤为单纯表证要比表里合病更有助于临床思路的把握。

若谓表里合病,何谓里?附子甘草汤温阳,若病位在里,则温里阳,当属太阴病。而太阴病提纲条文:“太阴之为病,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又如:“下利清谷不止,身疼痛者,急当救里。”都表明里虚寒证当有便溏、呕吐、腹满而痛等胃肠功能的改变。

胡希恕先生谓“六经之名皆可废”。因此认识六经在于认识六经的实质。按照病位病性来解读,少阴病为病位在表的阴证,即表阴证。而非通常所谓的太少两感。

总之,《伤寒论》中表阳证太阳病治法为辛温发汗解表,主要分为麻黄汤类方和桂枝汤类方,麻黄汤的底方是麻黄、甘草,桂枝汤的底方是桂枝、甘草。因此表阴证的治方是以桂枝加附子汤、麻黄附子甘草汤为代表,治法为温阳强壮解表。

因此麻黄附子甘草汤为表阴证,要比太少两感的解释更贴切临床。当然,若表证而出现了便溏、腹痛、呕吐等太阴里虚寒证,则为表里合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