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钟情▼——【连载】1

忽妹知道自己和A君认识是因为工作关系,但为什么他们后来成为铁打的哥们,不管啥事,私的,公的最终都会绕到一块去,她想不清楚。根据A君的版本,就是忽妹有次在他面前喝得酩酊大醉,仪态尽失,忽妹为了继续维护对外的光辉美丽形象,开始对他取意奉承,百般巴结,专套近乎,所以省略号,感叹号,问号,什么标点符号他们都用过,但唯独没有句号。

图片 1

微博爆料:这个合法吗,没人管管吗?

忽妹听得勃然大怒:这一生,奴家不近的是酒和女色二样,怎么会有我喝醉的时刻?

图片 2

6月18日,一条关于相亲的微博引起了不少青海网友的注意。

A君笑得绅士:没喝说的都是胡话,什么不近女色,不不想想自身条件?没有枪杆强说自己不打猎?

图片 3

图片 4

忽妹无言以对,顿时发现A君的道行很深,实在不好相以为谋,最好逃离,为了离A君远点,她从深圳跑去了北京,然后去了C国,A君一路相随,总是在不远处张望,也没有骚扰她,但忽妹就是没来由的心虚,觉得不安全,私下里忽妹认为估计A君说的是真话,换种方式对付更合适。


图片 5

在忽妹又一跐溜滑到M国去的时候,A君这次却没有尾随,跑到了对立的半球D国去了。等忽妹发现只有自己一人落地生根时,涌上心头的满是落寞,仿佛黑夜里的狂奔,动力来自身后的追随者,霎时间悄无预兆的风雨巨变,忽妹很不适应,她停下了脚步,四处张望。A君的背影都看不到,忽妹很愤懑,这个世界谁还少不了谁?

   
夏梦的世界里:只有孤独陪伴。每次谈的恋爱貌似被诅咒了一样:无法对人动心,恋爱永远超不过一个月。

微博信息称,微信昵称为“西宁君”的人建了一个相亲群,要想进群就要交钱。但进了群后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提供,进群的人想看别人的信息要交钱,发个人信息也要交钱,群里的人自发组织相亲会要征求“西宁君”的同意,最后参与活动的人却被踢群了。

那几年,忽妹埋头专注个人感情事业,硕果累累,随着两个公主的呱呱坠地,忽妹的位置变成二十四小时全天候无年假无底薪和奖金的宫女。累得苦不堪言时,忽妹觉得好孤独,好孤独,那种苦,对近在咫尺的是不想述说,而远在天涯的却无法述说。也就是那一刻,A君重又出现,不过不是真人,微信而已。微信其实很好,时空的相隔,把不想说的不该说的因为月亮胡乱照射的缘故,稀里糊涂就发了出去。

                              ·

发布微博的网友问,这个合法吗,没人管管吗?

忽妹收到A君没头没尾一句话:再热热不过初恋。这句话让忽妹脚底阵阵发凉,就是用鼻子闻,也闻出她和A君怎么排都算不上各自初恋。更何况他们从来就没有恋过,最近疯传的某重要领导人的讲话中一句:对青春时代曾一往情深但未结良缘的梦中人,一定要有表白。看来即使身处异国他乡,A君依然坚持不懈地遵循教导。只可能太过激动而找错了接收人。

                              ·

这一微博发出后,引起不少网友的关注,有网友留言表示自己也有同样遭遇。微博下方,有90人评论。有网友说“终于有人吐槽她了”。

忽妹疯了似的狂发了一堆骷髅头像过去,备注清晰:我这里可不是练兵场!!!

                              ·

当事人讲述:发了相亲帖,“月老君”找上门

A君君子风度,笑笑再答:我们在一起何曾热过?相近如冰,我现在发现,相距很好,可以像遥望的火山,对着喷发……

    对她来说,恋爱到底是什么感觉?至今为止她都没有体会过···

18日,西海都市报记者联系到了发布微博信息的张军,他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忽妹产后荷尔蒙的缘故,性情大变,这句油盐不多的话,让她感慨万千,心扉敞开,没来由对着A君一通乱喷,把这些年积聚的点点滴滴,琐琐碎碎的全部倾倒。她自己该吃该睡倒是从没有落下,那时手机就是爆炸了,她都不去理会。等意识到她的信息发送时间可能会给A君会造成睡眠困扰,她很内疚,开始精打细算时差,虽然只有几个小时,可是该加还是减把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忽妹几乎折磨疯,她决定放弃,把A君的昵称改为不便打扰。每次发信息之前,拿着计算器敲打半边,一般算出了具体时间,她都忘了自己想说什么,也没有任何想说话的欲望了。


张军说,今年4月,他在微博上发了一条相亲信息,没多久,微博昵称为“西宁月老君”的人私信他,说有个相亲群,要不要进群。当时没有多想,就答应了“西宁月老君”,并添加了对方的微信。添加成功后,“西宁月老君”没有立即拉他进群,而是给他发了一个收费标准。

有天,忽妹收到一封来自D国的信,信封上熟悉的字迹让她的心收缩个不停,打开却是一张皱巴巴的D国货币,忽妹浑头火气,跨越了计算器这个步骤,气势汹汹去质问A君,A君的回复在两分钟之后,很是莫名其妙:不是你让给的吗?

   
今天是星期一,学校晨会是绝对不允许请假的。这是班主任每天星期一都要嘱咐一遍,生怕同学会忘记。

张军提供的收费标准截图显示,“西宁月老君”建的微信群包括青海西宁大群、稳定体制内工作群、回族群、藏族群、大龄群、离异群。进群不低于35元。而且这是一次性收费,不退款,一切解释权归“西宁月老君”所有。同时,附有支付宝收款二维码。

忽妹更委屈,前仇旧怨一起上来:你为什么老是编造故事?从头到尾,我对你来说,就是一个笑话,笑话……

    学校的大门口,不停地传来“敬礼,老师早。”同学们陆陆续续的进去学校。

张军说,当时“脱单”心切,就按照“西宁月老君”的要求,通过支付宝支付了35元钱,成功进入了“青海西宁大群”微信群。

长长的静默之后,A君发过来一段对话记录:

    “欸···欸···那个女生就是夏梦。”(陈凌风的迷妹A)

张军说,进群后,他发现群里有两百多人,很期待群里的活动,但群里迟迟没有活动消息,而“西宁月老君”一直往群里拉人。时间久了,群里的人越来越多,人数达到了五百多人。

忽妹:细妹在商店赖着不走,咋办?

    “在哪里啊?我怎么没看见?”(陈凌风的迷妹B)

张军告诉记者,因“西宁月老君”一直没有行动,群里的成员有些着急,群里的人自发组建了的相亲会。

A君:哄加骗!

   
“哎呀,就是那个女生,头发很长的那个女生,背着粉色背包的,你看见了吧!”(陈凌风的迷妹C)说完指着夏梦所在的位置。旁边的女生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

“我们组建了好几次,每次参与的人挺多的,后来这事被月老君知道了,我们参加了活动的人都被她踢出了群。”张军说,被“西宁月老君”踢出群后,他私信找“西宁月老君”,消息被拒收。

忽妹:不管用

      “哦~我看见了,就是她啊”(陈凌风的迷妹D)

张军说,他不知道“西宁月老君”是男是女,也不知道是哪里人,也从来没有见过对方,只知道这个“月老”的微博昵称叫“西宁月老君”,微信昵称叫“西宁君”。对群里的人来说,“西宁月老君”是个谜。

A君:买玩具

      “对啊,就是她和舞蹈班的陈凌风在一起。”(陈凌风的迷妹E)

张军说,他们私下建了一个群,群里有90余人,群里很多人是被“西宁君”踢出群了。

忽妹:你说的啊,这就去买,报销!

      “看样子也不怎么样嘛!”(陈凌风的迷妹D)

图片 6

后面还有忽妹发的一张购物收据。忽妹看得有些云里雾里,这些话她似曾相识,应该是来自她的指尖,只是接收人让她有点迷糊,不应该是她家高高在上的领导吗?难道又是月亮惹的祸,错上加错。同时她还发现了另一个新大陆,就是自己温馨有爱的微信名公主妈妈居然给A君改成了没心没肺。

     
“说不定人家其他地方很厉害呢?哈哈哈···”(陈凌风的迷妹C)说话其他几个女生也笑了起来。

多人讲述:入群收费后,还有其他费用

这个新大陆让忽妹变成了更年期的母鸡,她声嘶力竭地喊:你凭什么说我没心没肺?还设成名字,我怎么就没心没肺了,你今天不跟我说清楚,我就没完!

    夏梦到了教室,来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看到来了一条微信陈凌风

张军的微博信息发出后,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共鸣,西海都市报记者与其中5名留言者取得了联系。

A君的回复依然轻言细语:老妹,就是为兄不睡,邻居也要睡的呀……

    “小馋猫,看看抽屉”低头看了抽屉,哇塞,是早餐。

留言者小海说,他是通过微博加的“西宁月老君”,也是交了钱以后进的微信群,最后被踢出群了,虽然谈不上受害,但“西宁月老君”在群里买卖他人的信息的行为很过分。

忽妹兜头冷水一般,板着指头半天,才算出这两次通话时间均为D国深更半夜无人听雨时。她不由得对自己很懊恼,同时也觉得A君不可思议:那你为什么不把我设成免打扰?

    “你怎么知道我没吃早饭?你怎么那么聪明( ˉ ⌓ ˉ
๑)还有,我才不是小馋猫→_→”

“我没有参加过活动,我找她解释过,但就是不搭理。”亮亮称,早前进过“西宁月老君”的群,那时候的“进群费”是30元,他跟群里年龄相仿的人很聊得来,大家组织玩手游时在群里发了一条连接,没有及时撤回,就被踢出群了。

依稀间可以看得见A君的笑容,一如往昔:老妹,就你这视生命都为玩笑的人,在这濒临产后忧郁的关键时刻,我还是小心点好,不然,你要是成了地下的遗臭万年,地上的遗恨万年……

   
“我今天早上打电话,你很急促的催我挂电话,还说要迟到了。。就猜到你肯定没吃,我是不是很机智,快夸我(๑ ̄
̫  ̄๑)我觉得小馋猫跟你很配啊,都喜欢吃。而且还挺可爱的。”

小梅告诉记者,去年第一次加“西宁君”的时候,收费标准是男生不低于30元,女生不低于25元,到了今年,收费标准变成了男生不低于40元,女生不低于35元。

忽妹冷冷地打断:秦桧每个人都可以做吗?遗臭万年,那么轻而易举?

    “你太聪明了(•ૢ⚈͒⌄⚈͒•ૢ)”

小梅说,钱不多,自己也无所谓,付费进群后,她给“西宁君”发了个人信息,被告知要排队等候发布,但半个多月过去了,“西宁君”一直不发布她的信息,要插队还得给“西宁君”付费。此外,想要其他人的微信号,也得付费。群里有人脱单了还得给“西宁君”发红包。

随即忽妹下线就把A君的昵称改成不再打扰。A君那遮遮掩掩的关怀让她很感动,感动的结果又是想落荒而逃。可她不再轻易去打扰A君而已,A君的打扰还是时有而来,当然都是忽妹所在国阳光灿烂的时刻,闲闲地晒着太阳的忽妹小心谨慎地看着那些信息,一再确认A君的时间:你确定此刻都不需要吃?喝?拉?撒?也不用睡觉?邻居还在歌唱?

    “还有呢→_→”

“她有好几个群,我所在的群就有四百多人。”小梅说。

A君一忍再忍,忍无可忍地扬言:再这么罗嗦,我休了你!

    “没有了”

律师点评:这种收费不合理

忽妹顿悟:我说嘛,是喝高了!老兄,你娶的不是我,休字从何而来?信息飞奔出去,忽妹很后悔,想着被休之后的波澜壮阔,一半的家产,还有赡养费,会不会因此变成百万富翁?或者挤入贵族之列,想想都很兴奋,她急不可待添加了一句:休书就免了,钱打帐上或寄支票,均可!

    “傻子→_→”

6月19日,西海都市报记者通过微博私信联系“西海月老君”,对话框弹出“欢迎关注西宁月老君,投稿上榜聊天回复脱单,获取模板,进各种脱单群……”

发出这几字,忽妹觉得呼吸都顺畅了很多,偶尔来个无厘头恶作剧也不错,不过A君的回复触目惊心:老妹,找到结婚证,上面的名字和照片和你均不相符,这信息是否要转发相关当事人?

    “你才傻呢(๑‾᷅⍨‾᷅๑)”

记者表明身份后,对方一直未回复。此后,记者试图通过微信联系到“西宁君”,添加好友后,对方要求添加者介绍自己。“西宁君”的微信个性签名显示:进群收费,加我请报自己的微博名。

忽妹的感觉是瞬间幻灭,他爷爷奶奶的爸爸妈妈的,和A君聊天简直是梦醒时分,连个幻想的火柴盒都踩瘪,自讨苦吃级别不够简直是自取灭亡。未灭亡之前,忽妹问了一个她曾经苦思冥想却从未找到答案的问题:为什么不相符呢?

    “呦~在跟你老公聊天呐(•ૢ⚈͒⌄⚈͒•ૢ)”张娜凑过来调侃一下夏梦。

记者向“西宁君”表示,需要电话联系沟通,但对方将记者删除好友。“西宁君”在添加好友回复信息中说:事情不可信,不存在。此后,记者再无法向对方发送信息。

忽妹看着屏幕上的显示,对方正在输入消息,突然之间,她没有了想知道的愿望,疾风骤雨后的平静,真实得可以触摸,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人生就那样叹出了某个句号,手指再轻点一划,A君就那样变成了永不打扰……

    “哎呀~才不是呢”

对此,青海观若律师事务所杨道迎律师说,以个人名义介绍对象,大规模的以介绍对象为由拉人进群,且拉人群的是很多不熟悉的人,收费是不合理的。进入微信群后,收取的所有费用是不合理的。根据《民法总则》有关条款,因他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其返还不当利益。青海延辉律师事务所谈有婷律师认为,这个收费是不合理的,如果说收取中介费的话,对方也是需要以结果收取中介费用。

    “嘴上不说,心里恐怕是~早就承认了吧 
( ̄ー ̄)”张娜又坏坏滴对着夏梦笑。

记者/郭红霞

    “没有,你想多了( ¬_¬)”

    “真没有?( ̄ー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