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是美丽的梦,是审美的陶醉

爱是博爱,仁爱,兼爱?还是怎样的其它的爱,怎么也说不清。“谁知道,爱是什么?短暂的相遇却念念不忘。。。”浴室里吟唱这些词句时,突然灵感闪现,找到了爱是什么自己的答案,心里不由自主地有些激动。2015年一月的时候,我曾写过“人生的哲学问题对我来说是一个没有出口的迷宫,我分明看到了如此多天才般人物在里面晃悠”,今年看到过这样的文字:好像是哲学家康德说过,绝对的真理是锁在一个铁皮柜子里,人类永远无法打开这个铁皮柜子!尼采更直接,他想对那些在哲学漫长道路上苦苦挣扎的聪明人大吼一声,绝对的真理是不存在的!那么真理般地去定义爱是不可能的!我的答案就是:爱就是阐述爱的定义的过程,每个人,每个时期都是不同的,不是恒定不变的,是变化着的,这完全符合马克思哲学里述说的物质是运动着的,变化着的唯物观念。阐述爱的定义的过程分两个方面:灵魂和肉体。灵魂部分占据着主导地位,思想里反复酝酿爱的感觉,然后把思维化成文字等形式。接下来在灵魂的指导下,看肉体的表现了,微笑,拥抱,接吻,甚至性爱!只有灵魂和肉体都参与阐述爱的定义的过程,这样的爱才是比较完整的。单相思,只有灵魂参与而没有肉体参与的一种爱。嫖妓,只有肉体参与而灵魂在冷漠观赏的爱。这些都是残缺的爱,都无法完整诠释爱的定义。当曾经所爱的人不在身边,甚至连脑海中都不再闪现那个人时,爱已经不存在了,也就是说阐述爱的定义的过程已经消失了。正因为爱是一个过程,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独特的爱,这使得爱的讨论变得没有意义,爱只能用来分享。历史上有那么多的爱的故事,如果你不是主人公,那就不是你的爱!这样的认识足已让我自豪!原来从朴素的生活出发,就能达到哲学的边缘,甚至有哲学意义的感悟,不得不说,哲学源之于生活!6/27/2016

图片 1

为何要努力?努力的结果何在?有了结果怎样?此种又怎样?……

静阅

郁老师的哲学课一

图片 2

图片 3

Spring/Pan

苏格拉底

暑假里的空隙,把一时间思考的问题以及寻求答案的过程做了一个回顾。过程中,许多问题变得明晰,但很多问题依旧是模糊不清,找不到方向,但也放上来当作提供思考。文章投稿后有位编辑老师建议增添一些现实问题和具体事件来增强可读性,但是为了避免文章显得冗余累赘落入窠臼,我想,不如把这项工作交给读者自己,这样倒可以一举两得。

苏格拉底并不是古希腊的第一个哲学家,但他毫无疑问是最具有争议的哲学家。

字里行间一定透露出了行文的不成熟,但我相信最重要的还是事件和观点本身,所以今后的努力方向依旧是修炼语言使之更加地接近事件和观点的原貌。面对文章里诸多观点和引用,影影绰绰地不免忐忑,怕损坏了事实,模糊了结果,但有时候这些又是输出文字必然付出的代价。

一方面,哲学史上把苏格拉底和他的学生柏拉图,还有徒孙亚里士多德,并称为古希腊哲学三圣。苏格拉底也被公认为西方哲学最重要的奠基者之一。另一方面,按照世俗的眼光来看,苏格拉底的人生结局不佳,没有获得善终。

希望读者能心平气和,多点包容,保护我不甚坚强的心。

苏格拉底最终被雅典城邦判处死刑,服下毒酒而死。

文章分为以下七个部分。

苏格拉底不仅没有表现出即将离世的惋惜和悲伤,反而非常坦然、从容地和学生们谈论他对死亡的看法。


他说:“一生追求哲学的人,临死的时候自然是轻松愉快的。”其中一句话,被后世广为传颂:哲学就是学习死亡。


苏格拉底让大家从关于死亡的定义出发,来思考这个问题。当时,希腊人对死亡的定义是:“死就是灵魂和肉体的分离。”你可以不赞同这个死亡的定义,但在那个时候,这就是大家的共识和讨论的基点。

一、发问

而在世人之中,哲学家从不关心物质的享乐和爱情的欢愉。

1失声

教育体制的形成应该是人类最重要的一项发明,几乎所有人都相信教育的价值,教育使人学会语言和计算、教会外科医生做精密的手术、教会航天员迈出地球等,但是存在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实就是,教育面对真正重要的问题时候却失声了。

生活中真正关系到幸福与否的问题比如:如何对待自己和他人?何为我所爱?我应该做什么?金钱是为了什么?如何获得快乐?……教育勤于教会我们各种工具的使用手册,却缄口不言使用工具的主体本身是何种存在。

苏格拉底说,这世界上存在绝对的善、绝对的美和绝对的正义,这恰恰是哲学家所追求的最纯粹的知识。

2‘美’吗

有一次和老师坐在从成都发往南京的动车上一同去参加会议,动车从蔓延在山峦中的高架公路下穿过,我的脑袋突然冒出一个问题,脱口就说了出来:“老师,你觉得这公路‘美’吗?”老师有点惊诧的笑道:“不美……”,“那人为什么要建造它?”我追问,“方便呗……”。这个答案姑且正确,疑惑还是没能解决。

现在有了接近自己的答案:人为了拉近与美的距离,所以建造。

然而这些绝对的知识都是单凭肉体的感官无法察觉的。相反,由于肉体会生病,会产生烦恼,会带来欲望,肉体阻碍我们寻求真理。

3弃筑从文

一个师弟在调侃“弃筑从文”并且心有不甘,因为学习重心从期望的建筑实践转换到论文写作,从他的现在处境看,是为了满足对他本人并不一定合理的社会化预期而暂时地妥协了个人理想,但是从我的视角看,不管是建筑实践还是论文写作实质上都是一种以建筑为中心的思维劳动,更值得关注的是这种形式的思维活动是否有助于你解答对自我对环境的内心拷问。

如果说“弃筑从文”,那我更应该符合这个条件,我很早就偏离了建筑设计的领域,不再透过建筑介质去认识世界,但我并不否认沉心建筑照样可以通往圣殿,只是认为建筑语言里矛盾发动机的动力实在不够强劲,整个建筑师队伍中可以窥探未来的人比例甚少。

图片 4

问未来要空间/Rem Koolhaas

建筑的内核是建筑吗,建筑大概就是表壳吧,内核又会是什么?

死亡恰好提供了这样的机会,让灵魂和肉体分离。当死亡来临,灵魂终于能够摆脱肉体,成为纯粹的灵魂,获得最为纯粹的真理。

4崇拜

初中的一节语文课上,老师让每个同学描述自己崇拜的一个人,于是从司马迁到周恩来,再到亚里士多德、华盛顿等等,陆陆续续说了很多。到我的时候我如实说道:我不崇拜什么人,我崇拜神。当时不知道如何为自己辩护,老师鄙夷的眼光同学的笑声回应了我的答案。

现在还是支持当时的自己:人有甚好崇拜,即使人类中最杰出的人物,爱因斯坦不过聪明于常人洞悉了物质世界的一些规律,林肯也只是有异于常人的领导才干和人文精神打赢南北战争解放了黑奴,而耶和华创造了天地及动植物,用泥土创造了人并决定着他是通往地域还是天堂,柯罗诺斯位居宇宙中超越一切的第一因,移动着时间的轴线,把握大地、海洋与天空的秩序。

崇拜这个词可能是不属于人类的,但是人有崇敬。人的固有局限性在哪里?与生俱来的矛盾为何?在局限和矛盾里人应该做什么?……



真正的哲学家为了寻求真理,不仅不害怕死亡,而且急切地盼望灵魂能够解脱肉体,获得真理。所以苏格拉底说,哲学家一直在练习死亡。

二、知识树不是生命树

“对于人生的探索不能靠抽象的逻辑思维,而要靠真切的心灵体验。在科学精神支配下,人们凭概念指导生活,恰恰虚度了人生。”——尼采《悲剧的诞生》

读句话时,感觉一百多年前的尼采再次穿越时光洞见了我们时代的迷茫。我们从真实的世界中学习越多、经历越多,发现日常所使用的概念错误越多。当前我们的科学工具数量增长远超过我们对愿望和理想的解释,我们的生活因此充满喧嚣,影响了我们对自我的探寻。为什么科学解决不了迷茫?

苏格拉底为何不怕死:灵魂不朽的几种论证

1科学自身经验主义逻辑的内在缺陷

从哲学诞生到现在追寻的问题不外乎下列三个:

形而上学:世界的本质是什么?

认识论:如何认识世界?(什么是思维和研究的理想方法——逻辑学)

伦理学:人做什么是对的?(什么是理想形式——美学)

对于如何认识这个世界的问题分为两派:理性主义(rationalism)和经验主义(empiricism)。

理性主义主要运用演绎逻辑方法,而经验主义运用归纳逻辑方法。

演绎法最为常见的是亚里士多德提出的三段论(大前提—小前提—结论),演绎的优点是只要前提正确,那么结论一定正确。

会有这样的情况,如何反驳用“1+1=2”对“凡事无绝对”的反驳?几何学和数学都是演绎生成的学科,具有无可争辩的必然性,例如“1+1=2”是千古不易的真理,因为这是谓项包含在主项之中的同义反复,“1+1”和“2”只是同一事物的不同表述方式。

归纳是从果到因的认识方法,归纳只能得到暂时的规律无法得到永恒的真理,我们无法保证现在观察到的结果会在将来的将来的经验中完全不变地重现,因此人类的科学知识被认为是尚未被证伪的规律集合。但是科学不像理性主义认识方法那样需要从头开始思考,只要在前人验证正确的规律之上继续探寻,这样科学便能成为不分民族不分地域的可以共同参与建立的自我进化体系。这使得科学有了迅猛发展的先天条件,近代以来科学更是将哲学远远甩在了后面,逐渐从哲学中分离出来,带领人类进入越来越“偏科”的科学时代。

科学作为一种经验主义的认识论,有着经验主义的巨大缺陷:它永远不能产生绝对正确的真理。

图片 5

Hypermobility/Dominic Kesterton

说到这里,苏格拉底还需要论证一个核心命题:那就是灵魂不朽。

2科学无法涉足伦理学和美学领域

科学属于认识论范畴,只是一种用于认识和改造世界的价值中立的工具。不管一个人在科学上有高的成就,当他仅仅在科学世界里找到终极目标探寻人生意义一定是徒劳的。科学是分析说明,哲学是综合解释。科学把整体分成部分、把迷蒙转化为明晰,一心一意地思考事物的性质和动态,不过问本身的价值与终极意义。哲学家不满足于仅仅描述事物,而想探究事物与经验的普遍联系,把握它的价值与意义。

科学尽管可以付出抽丝剥茧的努力降低人的死亡率,却同时又在战争中肆无忌惮地吞没无数生命,唯有哲学带来的智慧才可以引导人何时挽救何时摈弃。因此,科学观察事物的运动过程并构想出解决手段,哲学负责评议和协调目的。

科学以人对外部世界中物的支配为目的,这种支配固然也体现了人的主体作用,但是,一旦人仅仅按照对物的支配这个目的来建立自身的生命活动,他实际上就使自己服从于物,反而受物的支配了。所以,科学思维统治的最严重后果就是使人丧失精神性,把自己降为纯粹的生产者。

图片 6

但是还会有人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总和形成经济基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这些每个中国高中生都会背出的马克思哲学论断里,找不到自我价值的出口。一方面因为,这样的国家哲学或者说政权哲学建立在彼此独立的零和博弈的关系基础上,有落入一损俱损的囚徒困境的可能,各国的军备竞赛可说明这个问题;另外一方面由于缺少从人类全局再具体到个体的认识视角,这样的竞争性哲学会将人带入以科技和对物的支配为目的本身的泥淖。

科学在高歌猛进,哲学看起来是在原地踏步,那是因为她把胜利的果实都留给了她的儿女——诸多科学,哲学怀着神圣的永不满足的情愫去追寻那些科学无法触及的问题。

因此,建立人的根基需要其他的视角:哲学、宗教、艺术、爱、美。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