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学敏串俗成雅惠苍生

吴楚,祖籍安徽徽州(今安徽黄山歙县),为清朝初期知名的医学家。与当时许多读书人一样,吴楚的志向也是志在通过读书参加科举考试,入仕为官,修齐治平,光宗耀祖,实现人生价值。但他如何走向从医之路呢?这里有一个感人的故事。

古时候有许多走方医,“操技最神,而奏效甚捷”,治好了许多人的疾病,但也有一些走方医打着治病的旗号招摇蒙骗,因此走方医的社会地位较低。走方医虽然在民间长期大量存在,但一直没有形成相对系统的理论体系及著作,这种情况直到清朝中期才有了改变。改变这种现状的人是清代医家赵学敏。

自古以来,男医家多为我们所熟知,但谁说女子不如男,在历史的长河中,同样有许多女医家用自己高超的医术造福了一方百姓,自己的故事也被人们口口相传。

吴楚的老祖母74岁那年突染重疾,寻遍周边名医终不见效,连续多天难以进食,老太太奄奄一息,行将咽气,吴楚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忽然意识到学医不但能解除人之病痛,还能救人性命。但老祖母的病不等人,吴楚就抱着一试的决心,连夜翻阅家里的医药书籍,好像突然悟出了什么,就大胆地开出一张药方。家人按吴楚开的药方给老祖母服下,谁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真的药对其症,老祖母的病竟然被他治好了。

赵学敏(1719~1805年)从小就喜爱医学,其父系当时名医,家里藏有许多医书,乾隆年间下沙大疫时其父延医合药,“赖以生者数万人”,因而为人称道。为便于赵学敏和弟弟研读诗书及药书,其父专门开辟药圃,供其了解、观察药材之特性。家里提供了便利条件,加之个人用功,赵学敏仅读书札记就有“累累几千卷”,广泛涉猎医药书籍。

中国古代有历史记载的第一位女医生是谁?电视剧《芈月传》里写了个被唤作挚姑姑的女医,说她是战国名医扁鹊之徒,其实这只是个虚构的人物。电视剧《女医明妃传》里写了个谭允贤。这个人倒是有真实原型的,不过不叫“谭允贤”,而叫“谈允贤”。而且她只能排在古代四大女医的第四位。

吴楚能治好老祖母的病,不能全部用侥幸来解释。吴楚生于医药世家,其高祖父吴正伦系明朝知名医学家,为明代隆庆至万历间名医,史载他曾治愈宋神宗朱翊的疾病,以及穆宗朱载后贵妃之疾病而名闻朝野。吴楚的伯父吴元昌、父亲吴文韬、叔叔吴行简等皆为当时名医,均有医学著作传世,这就为吴楚查阅相关病历及开方创造了基本条件。

赵学敏有一位本家赵柏云,系当地知名的走方医,善治牙病、眼病、虫病、点痣等。在交流中,赵柏云认为一些老走方医确有特技,其治病医理与名医大家理论相符,加上他本人也有采集民间药方、验方的体验,就根据赵柏云的口授,加上自己掌握的一些民间医药知识,于康熙二十四年(1759年),总结了427个药方,编辑成《串雅》一书,这就是我国中医药史上第一部关于走方医的书籍。

那么,古代四大女医有哪些呢?今天,橘香园中医学堂就带大家了解一下我国古代成就突出的四大女名医。

为老祖母开方的故事令吴楚名声远扬,求医者不断找上门来,令他无法专心读书,屡次落榜。无法走入仕途对吴楚而言是件憾事,对百姓来讲却是件好事。后来,吴楚将其为病人开的药方及治病时的对话以及他的感悟,摘录成《医验录》与《医验录二集》存世。

对这本书的成因,赵学敏认为走方医在民间防病、治病的一些有效方法应得到重视。赵学敏在《串雅·自序》中描述部分有绝技的走方医:“颇有奥理,不悖于古,而利于今,与寻常摇铃求售者迥异。”书名中的“串”系走方医治病的手段与行话,类似于现在的“催泻”之法;而“雅”则是将走方医的术语由口头转为书面,由俗入理,由散乱趋于系统,故取名《串雅》。

义妁,女中扁鹊,巾帼医家第一人

摇铃医治病手法分为“内治”和“外治”。“内治”手法包括顶(催吐)、串(催泻)、截(治病根)等,“外治”手法包括针、灸、贴、浴、熏等。但无论哪种手法,其最大的特点都是简单、方便、廉价。《串雅》也抓住了这个特点,绪论中言:“走医有三字诀:一曰贱,药物不取贵也;二曰验,以下咽即能去病也;三曰便,山林邑,仓卒即有。”这也是走方医最精华、最可取之处。

古代女医生中排在第一位的要属早在2000多年前的西汉时代的义妁,她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有记载的女医生,被人誉为女中扁鹊、巾帼医家第一人。相信很多人都看了《女医明妃传》,其实里面谭允贤的故事和义妁更为接近,父母被太医院的人陷害身亡,自己被民间代夫收养,自小对医术情有独钟,但又被养父坚决阻挠。后来知道真相后立志成为医官,所以苦学医术,最后进成功进入宫廷,被汉武帝封为女医生。

《串雅》分《内篇》《外篇》,各四卷,比较全面地记载了走方医的技术。其中,《内篇》卷一和卷二讲截药,分为总治门、内治门、外治门、杂治门;卷三和卷四讲述了顶药、串药、单方等内容。《外编》分禁方(符咒之类)、选元(各种急症抢救法)、药外(非药物疗法)、制品、医外等

图片 1

《串雅》一书的价值有三:一是首次展示了一些走方医的诊疗技术及原理,纠正了一些人对走方医的误解;二是比较系统地整理了走方医的药方,由零乱成为体系,有利于后世医家参考使用;再者,《串雅》是中国医学史上第一部有关民间走方医的专著,为研究走方医提供了重要材料。

义妁之所以排在第一位,不是因为她曲折的经历,而是医德典范,医术高明。义妁对中草药很感兴趣,年纪还很小的时候就自己上山采药,捣碎了敷在乡亲们伤口上,几乎从不收取费用。为了提高医术,碰到郎中经过每次都虚心求教,专心听取医理介绍。她总是虚心请教,日积月累,学到了许多医药知识,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

事实上,赵学敏对祖国医学的贡献绝不止一本《串雅》,他还著有《囊露集》《利济十二种》《本草纲目拾遗》等。《本草纲目拾遗》记载药物921种,不仅纠正了李时珍《本草纲目》书中几十条错误,还辑录了《本草纲目》未收载的药物716种(包括冬虫夏草、金鸡纳、东洋参、西洋参、鸦片烟、日精草等),这些资料多数来自于民间经验。值得一提的是,本书还是我国第一部将刀创水(碘酒)、冲鼻水(嗅剂)等国外药物编进其中的古籍。

历史记载的最有名的一次医疗是这样的。有一天,外村访到义妁的大名,给她抬来一个久治不愈的病人。这个病人的肚子胀得像灌满气的皮球一样,气息奄奄,眼看就要死了。但义妁诊断后,不慌不忙地取出几根银针,分别在他的下腹部和大腿部扎了几针,又把一些药粉贴在病人的肚脐眼上,同时熬了一些汤药给他喝。没想到,三天后,这个病人的腹胀就消退了。十天后,这个人竟然就可以下地活动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