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中秋月亮不圆

在那时,我开始参加教会的主日学。我也遇到很多朋友。教会对于我来说就像一所学校,在那里我可以认识许多好朋友。我和朋友们一起玩一些游戏,比如间谍游戏,我们在教堂里到处找人,有时候甚至在课堂上我们到处乱串。

不久,我的母亲与分租的房客产生了矛盾,他们争吵。于是我的父母又分开居住。这一次,我被带去与我的母亲同住。

     
小时候,看电视剧,看那些灰姑娘最总变成公主的故事,我总是觉得我不是父母亲生的,我总觉得我的身世是一个很强大的迷,父母对我和妹妹很不一样,父母总是对我很好,所以这更加让我坚信了我迷一样的身世,电视剧里不都是这样演的嘛,因为怕孩子受委屈所以对她格外的好。现在啊,我终于相信了,我是亲生的。中秋节的前几天夜里,我梦到我坐在门前,母亲牵着外婆向我走过来,母亲那么温柔,那么小心翼翼。然后我就牵着外婆的手,坐在家门口,这时梦里的母亲突然就不见了,过了一会儿,只见父母互相打着走到了我们身边,父亲揪着母亲的头发,母亲撕扯着父亲的衣服,我突然站起来,梦里说了什么我记不清了,只记得他们没有理会我,然后外婆也杵着拐棍,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说你们这是干嘛呢,孩子看着呢,父母也不理会,外婆艰难的去拉他们,想把他们两个分开,外婆年纪大了,站都站不稳,需要拐杖的支撑,可是现在父母都没理会外婆,甚至他们在打斗时,母亲还把外婆一把推倒了,推倒了之后,他们一个人都好像没有看见似的继续打斗,我顿时就伤心的哭了,以前母亲可是最爱外婆的,容不得外婆有一点儿委屈,我放声大哭,对他们大吼,可是这一次他们依然没有理会我,只听到他们说要去离婚。然后突然眼前一片黑暗,我竟躺在自己的床上,可是明明我在哭,眼角都还有泪水呢。后来,我打电话问妹妹,妹妹说父母这两天在闹离婚,已经开始在办离婚手续了,呵呵,真不愧是亲生的啊,这都能千里感应到。

当他们吵架的时候,我感觉到极度的孤独。对于我来说,好像没有人在乎我的感受,没有人顾忌对我的伤害,没有人真正知道我的恐惧。我从来没有与别人提起这些事,也从来没有与我的父母诉说。

在家里,我以为事情会得到改观,但实际上情况并没有改善。我的父母仍不停的争吵。

     
2017年10月4日是中国传统文化节日中秋节,中秋节是中国人的团圆节,也就是说这一天是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可是这一天我家不是,因为在这的前一天父母离婚了。

其中有一年,他们几乎是不停的争吵,几乎每一天都在吵架,吵到天翻地覆。当他们吵架的时候,我的卧室里的壁橱成为我躲藏的地方,仿佛是我的天堂一样。我关上门,躲到壁橱里面,藏在洗衣筐里,不停的哭泣,直到外面争吵的声音结束为止。当他们停止争吵以后,我会平息一下自己的呼吸,把眼泪擦干,等到自己脸颊上因哭泣后的红肿退去,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然后才出去见我的父母。那时候,我已经习惯并且非常擅长掩盖自己的情绪,并且有很好的方法掩盖自己肿胀的脸。

我到加拿大以后一直去教会,但是我认识基督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

       
我一直都在劝父母离婚,我对母亲说希望他们分开,我也对父亲说了,希望他们分开,甚至当所有人都知道了我狠心的劝父母离婚时,所有人又都不知道偷偷躲在角落里哭泣的我。谁不希望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谁愿意提及自己的家庭时就谈到他父母离异。就像自己心爱的镜子一样,怎么舍得让它碎了。

图片 1

在参与教会的活动多年以后,今年的八月份受洗。在受洗典礼中儿女作了一个催人泪下的受洗见证,用完全真诚的态度讲述了她从中国到加拿大后的心路历程,并且如何在一个破碎的家庭里经历上帝拯救的恩典。

     
还在很小的时候,就记得父母一直吵架,每次他们吵架我都会哭,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害怕吧,害怕他们会分开,可能在小孩子的眼中,家庭就像一块完整的镜子,这块镜子每个小朋友都有,如果自己心爱的镜子碎了,除了难过和不舍,还有面对其他镜子时的自卑。在我的记忆里父母就没有一天不吵架的,就像猫和老鼠一样,突然有一天大洋芋不去捉小米渣了,所有人都会不习惯,连他们自己都觉得奇怪。父母从我没出生吵到了我成年,这么多年了,也就习惯了他们的争吵,可是当我不再害怕他们的争吵以后,他们又开始让我害怕起了离婚。习惯了争吵又要开始面对他们的离婚。

后来,我的父亲在教会里受洗了。看到我父亲的受洗我很高兴,因为我看到我的父亲很高兴,并且因为圣经的教导不允许离婚。所以我在想,因为我父亲受洗了,所以他就不能跟我的妈妈离婚了。(注:女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父亲被朋友带到教会。我也和父亲一起到教会去,但我只记得当时我到教会与一些年龄相仿的孩子们做游戏。尽管我去教会,但是我根本不知道教会是什么。

     
第一次中秋节不是一家人团圆的日子,月饼呢,没有了,月亮好像也不圆了。

尽管我的父亲信神了,但这个神对于我来说还是好像一个陌生人一样。

图片 2

在那一段时间里,我从来没有思考过上帝的事情。感觉上我好像知道上帝是谁,但我实际上并不真正了解上帝是谁。我从来没有想象过有一个人会知道,当我躲到壁橱里面,藏在洗衣筐里的时候,会有人知道我的心思意念。

我很高兴,以为问题终于可以解决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