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散步》中的几组家庭关系说开去

四川有一对姐弟恋婚后,为躲避闲言碎语,住进了深山。在一次妻子不小心摔一跤后,丈夫为了妻子不再摔跤和走路方便,花了五十年的时间,一人在山里人工凿出六千多个台阶、建成了一条通往山下的小路。当有人进山见到这条山涧小道,知道了她们美丽的爱情故事,感慨万千。这是一条爱情的小路,一条幸福的小路。

     从《散步》中的几组家庭关系说开去

摘要:
悍妻太阳已经落山多时,天开始擦黑,饭菜做好热在锅里,只等他妻子回来就可以吃了。谢南走到院子门口向外面的小路张望了几次,但还没见到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家门前的小路。他站在院子张望的时候,放在客厅的电

图片 1

悍妻

   
莫怀戚的《散步》是人教版七上第一单元第一课。写的是一家三代四口人,因散步的路径产生分歧,后又达成一致的生活小事。在质朴清新、温和淡雅的行文里,涉及到了母子、父子、夫妻、婆媳、祖孙这五对最常见的家庭关系,以及遇到分歧时处理的一些基本原则。这篇文章,不仅为今天的家庭教育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本,也为中国传统文化中“尊老爱幼”这一主题做了最好的诠释。每次教、学都有新收获。

太阳已经落山多时,天开始擦黑,饭菜做好热在锅里,只等他妻子回来就可以吃了。谢南走到院子门口向外面的小路张望了几次,但还没见到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家门前的小路。

 
 英国哲学家培根说过,“哺育子女是动物也有的本能,赡养父母才是人类的文化之举”。

他站在院子张望的时候,放在客厅的电话响了起来。他快步走回客厅,接通电话,喂了一声。

 
 散步时发生分歧的原因是“母亲要走大路,大路平顺;我的儿子要走小路,小路有意思。”这时候就得由作为一家之主的“我”拿主意。

“姐夫,吃饭了吗?”是谢南妻子的小弟打来电话。

 
 “我的母亲老了,她早已习惯听从她强壮的儿子”在这一组母子关系中,面对年老的母亲,“我”是有绝对发言权。如果我决定走小路,母亲也一定会听从我的安排。“我的儿子还小,他还习惯听从他高大的父亲”在这一对父子关系中,面对幼小的孩子,如果我决定走大路,儿子也一定不会反对。但“我”决定委屈儿子,走大路。因为我陪伴孩子的时日还长。

“还没有,你姐干活还没到家,等她回来一起吃。你吃过没有呢?”一边和小舅子聊着电话,一边抓着手机又走到了院子看看。

   
 在我们处理日常生活中的小问题时,是否有这样尊老为先的意识?当我们左手父母,右手子女的时候,天平是不是更多地倾向子女一侧而忽略了父母的感受?

“我吃过了。姐夫,明天让芳惠姐早上去新乐村张权家上工吧。”

 
 “但是母亲摸摸孙儿的小脑瓜,变了主意:’还是走小路吧,我走不过去的地方,你就背着我。’母亲对我说。”没错的,真是隔代亲,在这组祖孙关系中,母亲改变主意要走小路,是想满足小孙子的愿望。最初选择走大路是因为自己身体不太好,怕走小路给儿子添麻烦。当自己的想法和孙子的愿望相背时,老太太选择了成全孙子的想法。常说老小老小,当有一天我们也老去的时候,会不会倚老卖老,让子女为难?会不会像作者的母亲这般通情达理?

“好好,等你姐回来我跟她说。新乐村的张权家是吧?”谢南重复了一遍小舅子说的地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