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贪官治病

清代,某年盛夏,南京大官僚吕其维的独生子生了怪病:皮肤不红不肿,但一碰就疼痛难忍,连衣服都不能穿。吕其维请名医叶天士来诊治。叶天士了解完病情,问道:“这病起于何时?”仆人答:“少爷在后园的荷花池边乘凉,一觉醒来便得了这个怪病。”叶天士来到后院花园,只见荷花池边有几棵大柳树,浓荫下十分凉爽。叶天士便开了一张药方:白糯米三百石,淘净蒸熟,制成饭团,连做三天。叶天士又吩咐:“少爷的病属邪恶上身,三百石饭团为驱邪之用。可在南京城最热闹处设摊,发予衣着褴褛者。”为了治儿子的病,吕其维只好照办。连续两天,吕其维在南京发放饭团,穷人们闻风而至,欢欢喜喜得到糯米饭团。到了第三天,叶天士说:“今日留下两个饭团,其他照常办理。”然后,拿起两个不冷不热的饭团,在少爷的周身擦抹了几下,少爷顿时精神一振,翻身跃起拜谢:“救命恩人!”

一年夏天,南京官僚吕维其聘请叶天士为其独子治病。原来他儿子得了一个怪病,一身什么都好唯有皮肤碰不得,除了穿一件内衣外,衣裤都不能穿,一挨着衣物就“哇哇”直叫。请遍了南京的名医也没治好。


原来,吕少爷的病乃由树上的刺毛虫引起,用饭团粘去便好了。叶天士借此施善,可谓用心良苦。

叶天士询问了病情,又仔细察看了病人的皮肤不红不肿,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便问:“是怎样起病的?”左右答:“少爷四天前裸身在荷花池边乘凉,一觉醒后,便得了这怪病。”于是,叶天士请人带路,到荷花池边去察看。察看后,众人随叶天士回到书房。只见叶天士起笔挥就一张处方,上面写道:糯米三石,掏净蒸熟,搓成饭团,连做三天,病即可愈。吕维其在旁看了莫明其妙。叶天士解释说:“这是怪病用怪药。你们照着办就是了。”

第二天,三石米的糯米饭团做好了。吕维其问叶天士:“这饭团怎么个服法?”叶天士说:“你儿子的病是邪恶附身,这饭团为驱邪之用。可在闹市处,凡见衣着褴褛、乞讨流浪之人即行散发,每人四只。”连续三天,如此白白送掉九石糯米,吕维其好不心痛,但为了儿子的病,也只好忍了。

有一年大暑天,叶天士正在诊所里忙碌。门外,走进来两个衣着不凡的人,递给叶天士一张请贴和一封书信。原来,南京大官僚吕维其的独生儿子患病,特邀请叶天士专程前往。官命难违,叶天士把诊所委托给几个弟子照理,便坐上迎候他的官船直赶南京。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