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百中国女留学生东京上门卖爽的真相

同日,倍可亲频道亦刊发了源自“环球时报”的《日媒:多名中国女留学生受雇东京卖淫
专接外国客》的报道。文章说,日本东京一家色情店中国老板孙伟伟因被指控违法雇佣禁止涉足色情店内服务的人员而被拘捕,该案新进展爆料,孙伟伟店内违法雇佣上百名卖淫者,其中多人是来自中国的女留学生。日本法律禁止上述人员进入色情领域打工服务。云云。

我很喜欢这句话,它是我三年前听鲍勃·迪伦《You belong to
me》的那个下午想到的句子。词藻并不华丽却给人以自信的阳光。但仅仅过了一年,我却更喜欢上了另一个版本对他的翻译:

自打日本取得了东京奥运会的主办权后,日本政府也开始了一系列遮羞行为,这点上让我想起了北京奥运会,毕竟,咱们东亚人都好面子,不愿意把不好的一面展现给世界,而日本呢?最出名的,就是风俗业了。

图片 1

图片 2

其实这个行业,说起来一般性还是很复杂的,毕竟外国人想开店,需要客服的困难是很多的,营业执照就是最大的问题,很多国人也是没办法,只好和黑社会搞好关系,交钱,息事宁人,否则以后举报就够喝一壶的了。

在该风俗店的介绍页面上,最大的卖点就是所属女孩都具操双语言、或三种语言的年轻女性。该风俗店虽然拥有店舗,但是不以店舗营业为主,主要实行delivery
health、即专门提供派遣上门型的色情服务,俗称上门卖爽的色情业务。

图片 3

图片 4

上述报道所根据的消息源勿论说是东京警视厅保安课,还是日本NNN电视台,其最初的爆料者还是“日刊Gendai(即Nikkan
现代)”月刊。

I have a dream that one day this nation will rise up, live up to the
true meaning of its creed: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不仅如此,我们当下对于性的不开放,也促使了很多男男女女去海外做这个,消费,其实说到底,性,不是洪水猛兽,正确的看待性,是我们这个公众号的内涵。

图片 5

在日本,跟欧美沾边的属于高端,跟日本沾边的属于主流,跟中国或者中国人沾边的属于不入流。

图片 6

图片 7

高端鄙视小众,小众鄙视主流(大众),主流鄙视不入流。

不只是大陆,台湾,韩国的很多女生也在做,不同于大陆的,台湾,韩国的有些姑娘还是靠流利的日语去忽悠外国旅客,冒充日本人,当然,我们大陆的也有这种事情。总体而言,价格是日本的一般,便宜,而且提供日本店不提供的荤的服务(你懂得)。

“环球时报”的文章则详书日本东京警视厅保安课近以涉嫌违反《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为由逮捕了在东京都涩谷区经营派遣型色情服务店“Arcadia”的中国籍嫌疑人孙伟伟,原因是其雇用不可在色情场所工作的中国籍留学生。警方称,孙伟伟经营的这一家卖淫女性派遣店主要将短期来日的中国人女性派往情人旅馆或高级酒店,提供给外国游客嫖宿。其通常的做法是,孙伟伟将持有旅游签证或其他短期来日签证的中国卖淫女从机场接到东京都新宿区和丰岛区的临时住处,然后向嫖客兜售这些卖淫女,获取利益。

中国留学生在外国的处境艰难,也折射出中国人在外国饱受歧视。似乎,中国人已经被贴上了一种标签,这种标签带着意识形态的异化、文明差异的冲撞。正如我看过一本描述华人在美国生存境况的书,作者就在书中说到:在美国,作为外来者,许多亚裔和黑人试图融入当地主流文化之中,却逐渐被排斥成为边缘人。对于他们来说,融入不了当地人的生活,却也距离祖国、家乡更遥远,他们失去了文化之“根”,在异地,他们深刻地理解到: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图片 8

风俗作者蛯名泰造的话还说,上门卖爽的行业,允许买爽客真刀真枪、而且还少于一万日元的服务费,那种所谓的低价格魅力也是具特殊吸引力的。

就在今年,在哥伦比亚大学中,中国留学生遭到“撕名牌”,那些名牌张贴在宿舍的门上,是为了方便大家串门。但是,有人将所有带有“中文名”特征的牌子都撕掉,表示对中国人的厌恶。

而说到这里,我们需要和读者说说最近我们的情况,有群被封,确实,我们需要有整改的地方,这个需要和支持我们的读者说一声抱歉,我们辜负了大家,但是我们会在整改之后,重新开放的,我们会遵守法规,也欢迎大家来加入我们

上百中国女留学生在东京卖淫,而且,据上述两文透露,在2008年1月至今年2月被取締营业至今,9年下来累计创营业额高达5亿日元(约合450万美元、或人民币3130万元)以上。这条消息的标题太大了。

虽然这话说得残酷,但却实在的复述了中国留学生在日本的尴尬处境,我们国家的留学生在世界各地都有分布,而出现这种侮辱留学生的事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

图片 9

图片 10

微信:Daxue730,免费陪聊倾诉

近日,又一家华人风俗店被东京警视厅保安科取缔了,理由是非法雇佣那些持有短期日本签证的女孩子来从事风俗活动。

其实,诚如“环球风云”的文章所承认的,对这篇报道,“今年的辟谣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马上有人指出这条新闻有翻译错误、混淆视听的嫌疑”。

我昨晚去留学网查了一下,在日本的留学生有24万,而其中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就达到了10万。尽管群体庞大,但在日本当地,我们的留学生过得并不开心。日本的本土社会对于歧视链的存在由来已久,在留学生群体中更是已经病入膏肓。我们说对于留学生的歧视背后的深层政治色彩,来源于对种族的歧视。这种带有偏见意味的畸形三观让我想到了:在东方学的理论中,对于外来者,人们向来并不友善,正如亨廷顿的书中所说:“人们总是试图把人分成我们和他们、集团中的和集团外的、我们文明人和那些野蛮人。”通过此类区别的划分,衍生出了种族歧视这个东西,而当一个地区的共同性质群体出现了多人种的存在,就意味着针对此种族之下的恶意的行为将会不可避免,就像此次日本媒体恶意通过仅仅“一个”留学生的新闻,以之扩大为中伤整个中国留学生的事件。这正是日本本土部分人士当中长期存在的畸形认知,而那个“学生”只不过是刚好触发了他们低劣的热情,从而把中国留学生推上了风口。

在这里,小编只是把自己了解的告诉大家,这一行也是深似海,大家都是冒着风险,然后不敢得罪人。对于这些,小编其实心情是很复杂的,怎么说呢,道义上来说,女孩子做这个总归不好,但是在岛国,这个行业是可以做的,所以也就是学会了淡定。可是究其原因,为什么都想去做这一行,很简单,来钱快,满足自己的消费欲望。

“日刊Gendai”爆料的第一个材料是,被逮捕的涩谷delivery
health型色情风俗店”阿卡狄亚”嫌疑人共四人,其中,中国籍的有2人,经营者、38岁的原留学生孙伟伟,另外就是担任该风俗店店长的21岁的、目前就读于东京一私立大学的女性留学生。

这是为个人发声,也是为国家发声!

其实在日本生活这些年,很多朋友家人也和我聊起过这些事,在日本,本国人做这一行没什么,很正常,毕竟国家是开放允许的,合法。但是随着国际交流加深,很多中国大陆,台湾,韩国的女性来到日本,冒着被遣返的风险做这一行。

《“卖淫、炫富、滥交”的中国留学生,真如此不堪?》一周前,“环球风云”的这篇文章自诩这两年,“留学生”几乎是网络上最戳看客G点的关键词之一了,昨天又出了这么一条新闻——《华裔男子雇多名中国女留学生东京卖淫,专接待外国客》
跟日本、卖淫沾上边,这事情立刻变得耸动多了。评论区的论调不难想象:好嘛,堂堂的姑娘怎么不学好?你爹妈花钱送你去留学就是为了学这个?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就像我女儿告诉我,“你就是你,爸爸。”。因为你是一个黑人,所以不管你在做什么,这件事都是“黑色的”。请保持自信就好。

图片 14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