脾为谏议之官

在中医基础理论文献及中医学教科书中,一提到脾,人们就想到了脾与胃互为表里,是主消化吸收水谷之精气的主要脏腑,《素问·灵兰秘典论》曰:“脾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然而,人们却忽略了脾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官职,《素问·刺法论》曰:“脾为谏议之官,知周出焉。”

先秦时期是中国文明的启蒙时期, 在长达1 800 多年的历史中,
中国祖先开创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 文化学术的繁荣, 医学领域也快速发展,
为《黄帝内 经》成书提供了许多文献书籍以及思想基础和临床 经验。
在此之后, 历代中医理论中大部分的根本思想 来源于此。 王庆其 [1]
在其书中言: “文化是沃土, 是根 和源,
其所奠定的中医学术体系是大厦……两者密不 可分, 学脉相连” 。
“脾为谏议之官” 中蕴含的人文思 想,
尤其是先秦时期的人文思想值得论述。“脾为谏议之官”的内涵“脾为谏议之官”
出现于《素问·遗篇》 中, 曰: “脾者, 谏议之官, 知周出焉” 。
以五脏的生理功能 及意义与君臣地位相比附, 脾为谏议之官, 协助心君
调节人的情志、 智慧活动 [2] 。 《类经》 曰: “脾藏意, 神 志未定,
意能通之, 故为谏议之官。 虑周万事, 皆由 乎意, 故智周出焉。
若意有所着, 思有所伤, 劳倦过 度, 则脾神散失矣” [3] ,
正是说明这一点。 除此之外, 亦有学者认为, “脾为谏议之官”
有补助胃腑以消磨水谷之意 [4] , 但笔者认为在原文语境里, 这样的解释
未免牵强。“脾为谏议之官”的思想探源“脾为谏议之官”
出现于《刺法论》和《本病 论》中, 由宋代刘温舒所补,
学者们大多认为属于伪 书, 但是十二官相使的内容在《素问· 灵兰秘典论》
中就有所记载, 只是其中脾与胃两者一同被比作 “仓 廪之官” ,
这样十二官便缺少一官, 脾胃所对应的官 职实际上还有待推敲。
在最早注释《黄帝内经》的梁 朝全元起注本中便有名为《十二脏相使》的内容,
且 《素问·奇病论》中有提到过《阴阳十二脏相使》这 一篇名, 田永衍等 [5]
认为此篇疑为《灵兰秘典论》的 祖本。 而脾官职的论述在《备急千金要方》中为
“谏 议大夫” ; 在《中藏经》中为 “谏议之官” ; 在敦煌出
土的《张仲景五脏论》中为 “大夫” [6] 。 此3部书年代 均在王冰之前,
所以, 笔者认为《灵兰秘典论》中脾 胃官职的论述或有脱字,
或随时代变迁经文辗转而 有差异, 而脾的官职最早在《黄帝内经》 《阴阳十二
脏相使》 中的 “脾者, 谏议之官, 知周出焉” 。
先秦人文思想对“脾为谏议之官”理论的 影响1. 先秦时期 “谏议之官” 的文字内涵
谏议者, 谏诤也。 《周礼 ·司谏》曰: “谏, 犯正也, 以道正人 行” 。
《广雅》中言: “议, 谋也” 。 旧时指对君主、 尊 长的监督, 劝诫,
有纠正之意, “脾者, 谏议之官, 知 周出焉” 。 知周乎万物而道济天下 (
《易· 系辞上》 ) , 脾需虑周人体万事方能助心君完成调节情志的作 用。
在先秦著作中, “官” 字有诸多含意, 可做官职、 官府、 官能、 器官、
施用、 取法等。 在《黄帝内经》的 引书中有 《比类》一书,
可见在当时类比的手法已然 成熟, 所以此处, 结合《黄帝内经》以及《素问·遗
篇》语境来看应当是将脾比作谏议大夫这一官职。 如 此看来,
先秦时期文字的发展为 “脾为谏议之官” 的 产生奠定了基础。2. 君臣等级制度对
“脾为谏议之官” 产生的影 响 先秦时期, 从夏商到秦朝建立, 中国从分散逐
步走向统一, 随着秦朝的建立, “谏议大夫” 一职也 由此设立,
早在先秦时期便已有谏议的行为, 《吴越 春秋·勾践归国外传》中记载:
“子胥力於战伐, 死 於谏议” , 并且在这一时期也有类似的官职名曰 “司 谏”
, 深入人心的等级制度, 其思想渗透至各行各业 的每一个角落,
医学亦是如此, 人们常常将医人与医 国相比,
用国家的官制比喻五脏六腑的功能和地位。
《黄帝内经》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经典之作, 直接将
人体系统和社会系统进行同型比较, 揭示了机体器 官协作的重要性 [7] 。
正是先秦君臣等级制度的发展为 “脾为谏议之官”
思想的萌芽创造了社会大环境。3. 先秦时期儒、道两家思想与“脾为谏议之 官”
儒家崇尚等级制度, 重视人与人之间的关 系, 其政治学主要阐述了君臣关系,
官民关系。 重视 “孝” “忠” , 并把其中之 “谏亲” 推至臣道 “谏君” , 所谓
“君使臣以礼, 臣事君以忠” , “谏君” 正是 “忠 君” 的表现, 要求
“君有过则谏” , 以忠于君主、 利于 君主为前提, 以 “民为贵, 社稷次之,
君为轻” , “从 道不从君” 为准则 [8] 。 这种等级思想同时也渗透入医
学之中, 臣使之官的形成, 反映了儒家 “内圣外王” 思
想对脏腑理论形成的影响在人体 [9] 。 掌管 “谏君” 作 用的臣子即为脾。
脾为 “谏议之官” , 主运化, “具坤 静之德, 而有乾健之运,
故能使心肺之阳降, 肾肝之 阴升” [10] , 如谏之臣, “知周乎万物,
而道济天下” , 上 以为君, 下以为民, 君、 臣、 民协而共荣, 天地交泰,
冲 和不息。道家以 “道” 为核心, 与自然为伍, 主张道法自 然, 讲究
“通天下一气耳” ( 《庄子·知北游》 ) , 而
中医直接将其作为构建相关理论的指导思想, 《素 问·生气通天论》中从生理、
病理等各个医学层面体 现了这一点。 实际上, 在先秦时期, 道家对于 “脾为
谏议之官” 这一理论思想仅有 “天人一体观” 有主要 影响,
所以在这里不再赘述。脾的生理功能和特点与“谏议之官”的关系1.
脾主运化为脾行“谏议”之职提供物质来 源
《医旨绪余·问十二经脏腑命名之义》云: “ 《卮 言》 : ‘脾者, 裨也,
所以为胃行水谷……又脾属土, 天高而地下, 尊卑之义也’ ” [11] 。 裨,
有辅助之意, 助 胃运化水谷, 并输送至全身, 为生命活动提供营养物 质,
为后天之本, 气血生化之源。 《黄帝素问直解·卷 之五》有云: “磨运输散,
犹谏议也, 藏意藏智, 智之 周也, 又土灌四旁也” [12] 。
脾运化水谷精微, 为 “养于 四旁” 提供物质来源,
为脾主思藏意提供物质基础, 是脾行 “谏议” , 知身之周不可缺少的环节。2.
脾主思藏意是行 “谏议” 功能的基础 “脾 者, 谏议之官, 知周出焉” 。
《备急千金要方 ·脾脏脉 论第一》云: “脾主意。 脾脏者, 意之舍。
意者存忆之 志也, 为谏议大夫, 并四脏之所受” [13] ,
意是思维活动的开始, 《灵枢 · 本神篇》 中云: “心有所忆谓之意,
因虑而处物谓之智, 盖脾主思故也” 。 纪立金 [14] 认为,
脾胃为后天之本、 气血生化之源, 是脾主思的物质基 础;
而脾为气机升降之枢起到调衡情志的作用。 从中 医心理学角度讲,
脾主思藏意主要体现了人的统摄 力, 即为 “谏议之官” [15] 。
故脾主思藏意与 “脾为谏议 之官” 直接相关, 而脾主运化, 脾胃为后天之本、
气 血生化之源则为其提供了物质来源; 脾为气机升降 之枢纽则,
气机升降有常, 情志调衡, 脾主思功能畅 达, 是脾能够公正,
不偏不倚的反映问题, 则 “谏议” 之德具 [16] ,
正如《三因极一病证方论·内因所论》所 言: “脾者, 谏议之官, 公正出焉”
[17] 。 脾为气机升降 之枢纽是 “脾为谏议之官” 必须具备的品质, 脾主思
藏意是脾行使 “谏议” 功能的基础。3. 脾位中央以灌四旁是脾行 “谏议”
的作用机 制 《素问· 玉机真藏论》云: “脾为孤脏, 中央土以 灌四旁” ,
脾位中央, 为气机升降之枢纽, 能利用其
运化的功能将水谷精微输散至全身各个脏腑, 濡养 四肢百骸, 通利九窍。
《中藏经》 言: “脾者, 土也, 谏议之官……消磨五谷, 寄在其中,
养于四旁, 王于 四季, 正王长夏” [18] 。 脾五行属土, 能 “知之周” 而行
“谏议” , 旺四季, 养四旁, 服务于君主, 使机体气血 充足,
正气旺盛而不受邪。 对于 “四旁” 的病变, 国医
大师路志正亦重视对脾胃的调理, 如风湿病、 痹病、 中风以及他脏的病变等,
并强调 “持中央、 运四旁” 学术思想的重要性 [19] 。
故笔者认为脾位中央以灌四 旁是 “脾为谏议之官” 的作用机制, 亦是脾行
“谏议” 的中心环节。4. “脾为谏议之官” 的作用表现 “脾为谏 议之官”
的具体作用主要表现在脾主统血, 脾主四 时以及脾为之卫3种形式上。
《难经·四十二难》 曰: “脾……主裹血, 温五脏” 。 《难经经释》 对 “裹血”
的解释为 “统之使不散也” [20] 。 脾主统血有脾主生 血、 统血双层意思,
“脾为谏议之官” 属土, 位中央, 运四旁, 表现为上服务于君主,
中协同群臣, 下荣养 百姓, 通过运化水谷精微化生血液, 营运周身, 并统
摄血液在脉管内运行而不逸脉外, 监督心主行血功 能正常,
不至于行血太过或不及, 这是其在统摄血液 方面的表现。 《灵枢 ·
五癃津液别》中指出: “五脏六 腑, 心为之主……脾为之卫” , 脾为后天之本,
气血生 化之源, 能濡养全身脏腑百骸, 为人体提供正气, 抵 御外邪,
这正是脾行 “谏议” 的职责所在, “谏议之 官” 有监督、 纠正的作用,
彭松林等 [21] 认为, “脾为谏 议之官” 与人体免疫监视有重要关系。
《脾胃论·脾 胃盛衰论》 中说: “百病皆由脾胃衰而生也” [22] 。 脾的
功能正常, 能达到 “未病先防” 的效果, “圣人不治 已病治未病” (
《素问·四气调神大论》 ) , 在临床实 践中固护脾胃是十分重要的。
“脾为之卫” 是 “脾为谏 议之官” 在免疫机制上的作用表现。 《素问· 太阴阳
明论》 言: “脾者土也, 治中央, 常以四时长四脏…… 不得独主于时也” 。
脾五行属土, 位居中央, 能兼木、 火、 金、 水四气, 兼心、 肝、 肺、
肾四脏, 以四时配四 脏, 故脾土不独主一时, 而透于四时之中, 故在《难
经》和《金匮要略》中有“四季脾旺不受邪” 的说 法。 脾主四时是
“脾为谏议之官” 在四时五脏理论中 的体现, 虽然也有脾主长夏的说法,
但是在与脾主长 夏相关的文献和古籍中, 与 “脾为谏议之官” 的理论
相关甚少, 是否能表达脾主长夏这一生理特点还有 待探究。综上所述,
先秦时期的人文思想对 “脾为谏议之 官” 产生了重要影响, 其中,
先秦时期文字含义的发 展为 “谏议之官” 的产生奠定了基础; 君臣等级制度
的社会环境为 “脾为谏议之官” 的发生创造了 “十二 官” 的大环境; 儒、
道两家思想丰满了 “脾为谏议之 官” 所蕴含的人文思想。 脾主运化为脾行
“谏议” 之 职提供了物质来源; 脾位中央, 以灌四旁是脾行 “谏 议”
功能的作用机制; 脾主思藏意与智是 “脾为谏议 之官” 的功能基础;
脾主统血、 主四时、 脾为之卫等 是 “脾为谏议之官” 的作用表现, 但是
“脾为谏议之 官” 能否表达上述脾的生理功能特点还有待继续深 入探究,
如脾喜燥恶湿的生理特点暂时尚未发现其 与 “脾为谏议之官” 有关的根据;
脾在体合肉、 实四 肢、 主口唇等与 “脾为谏议之官” 联系的相关论述也 较少。
并且 “脾为谏议之官” 在哲学方面、 相关疾病
以及与十二官之间的关系等方面仍需要进一步的完 善,
这对现代中医在免疫系统、 内分泌系统以及精神 系统的研究上均有启示。 研究
“脾为谏议之官” 的相 关理论, 综合其所在的历史背景因素, 有助于从多方
位完善脾脏象理论, 拓展 “脾” 的现代研究思维。作者:王熙婷 王佰庆 王彩霞

“脾藏智”是中医脾藏象理论的重要组成部 分,是脾胃的生理功能在精神- 心理-
认知方面的具 体体现,属于 “七神”的研究内容 。“脾藏智”经
历代医家发明运用,在理论、中药、方剂、针灸和
临证方面均有一定影响,但始终未得到系统的整理 和研究。为此本文就
“脾藏智”的发展源流进行 梳理并就其理论展开初步讨论,希望能够充实脾藏
象理论系统的研究内容。1 对 “智”的认识1. 1 文字训诂“智”是
“知”的后起字,古代文献里常与 “知”互通 。 《释名》谓 :
“智,知也,无所不知 也 。 ” 《说文解字》曰 : “知者,词也 。 ” 《说文解
字注》曰 : “识敏、故出于口者疾如矢也。 ”说明 “智”有 “知道、聪明”之意,即
“认识、知道的 事物,可以脱口而出” 。1. 2 诸子论 “智”先秦时期,诸子百家对
“智”进行了广泛而 深入的探讨,使 “智”的概念由能力方面的 “才
智”扩展到了道德层面的 “智慧” ,并赋予其积极
的现实意义。《道德经·第三十三章》曰 : “知人者智,自 知者明 ” ;
《论语·宪问》提出 “仁者不忧,知者 不惑,勇者不惧” ,将
“智”作为君子所具有的基 本美德之一。智者具备了解他人的能力,具有良好
的社会适应和心理调节能力,能够不被外界的纷扰 所迷惑。《孟子·公孙丑上》
曰 : “学不厌,智也 ” ; “是 非之心,智之端也” ,指出后天学习可以增长智
慧,智者的特点是勤学不厌,因此能明辨是非。 《孟子·万章下》 曰 :
“始条理者,智之事也,…… 智,譬则巧也 ” ; 《孟子·梁惠王章句下》曰 : “惟
智者能以小事大” 。《荀子·正名篇》 曰 : “知之在人者谓之知,知
而有所合谓之智 ” ; 《荀子·荣辱篇》曰 : “志意致
修,德行致厚,智虑致明,是天子之所以取天下 也” ,论述了 “智”
在修身治国平天下中的重要作用。 《管子 · 枢言》 曰 : “圣 智,器 也。 ” 说
明 “智”具有实用性,其前提是思虑,即 《管子·宙 合》所谓 :
“虑不得不知,不得不知则昏” 。如果 能进一步做到 “既智且仁”
,就可以称得上是一个
成熟的人了。如上所述,作为圣贤所具备的优良品质,无论
是在个人能力提升之小我方面,还是取天下而治之 大化方面
,“智”都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至西汉 时期董仲舒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将
“智”列 为儒家 “五常”之一,并与 “五行”相配,成为
中国价值体系中的最核心因素。因其具有了五行属
性,又在中医学中得以应用,与五脏相联属,故作 为脾所主藏的神志之一。2
“脾藏智”的发展源流2. 1 《黄帝内经》论 “智” 《灵枢·本神》言 :
“任物者谓之心,心有所忆谓之意,意之所存谓之志,因志而存变谓之思,
因思而远慕谓之虑,因虑而处物谓之智。 ”隋代杨 上善 《黄帝内经太素》注曰 :
“智,亦神之用也。 因虑所知,处物是非,谓之智也” ,说明 “智”与 心有关,由
“虑”而来。此处之 “虑”指思虑而 言,而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 : “脾……在志
为思 ” ; 《素问·本病论》曰 : “脾为谏议之官,智 周出焉” ,可见
《黄帝内经》中虽未明言 “脾藏 智” ,但隐含了 “智”与脾的某种相关性。2. 2
《难经》首发 “脾藏智”之意 《难经·三十四难》最早提出了 “脾藏智”的
思想,曰 “五脏有七神,各何所主也? 然: 脏者,
人之神气所舍藏也,故肝藏魂,肺藏魄,心藏神, 脾藏意与智,肾藏精与志也”
,直接呈现出脾与 “智”的关联性。2. 3 《华氏中藏经》承 《难经》之旨
《华氏中藏经·论脾脏虚实寒热生死逆顺脉证 之法》曰 :
“脾者,土也,谏议之官,主意与智,
消磨五谷,寄在其中,养于四旁,王于四季,正王
长夏,与胃为表里,足太阴是其经也。 ”进一步将
“智”归入脾藏象理论体系之中。2. 4 《本草纲目》明确提出 “脾藏智”
明代李时珍 《本草纲目·脏腑虚实标本用药 式》明确提出了 “脾藏智”一词,曰
“脾藏智属 土,为万物之母,主营卫、主味、主肌肉、主四 肢” ;
益智子条下亦有 “脾主智,此物能益脾胃故 也”的观点。其后关于
“脾藏智”思想的论述日 益清晰而丰富。2. 5 明清医家对 “脾藏智”的认识
明代张世贤在 《图注八十一难经·三十四难》 中补充了 “五脏七神图”
,直观诠释了 “智为脾所 藏”的观点,见图
1。《图注八十一难经·三十四难》五脏七神图 明代薛己 《保婴撮要·变蒸》言 :
“至二百八 十八日九变,生己属足太阴经,脾藏意与智。 ”明 代陈嘉谟
《本草蒙筌·龙眼肉》曰 : “取肉入药, 因甘归脾 ,……
《神农本草经》一名益智,裨益 脾之所藏 。 ”可以看出,明代时
“脾藏智”的提法已经得到了相当程度的认可,并
在之后被清代医家所接受。清代张志聪 《黄帝内经灵枢集注·热病》在 注释
“痱之为病也,身无痛者,四肢不收,智乱 不甚”时曰 :
“风木之邪,贼伤中土,脾藏智而外
属四肢,四肢不收、智乱不甚者,邪虽内入,尚在
于表里之间,脏正之气未伤也。 ”指出脾胃为外邪
所伤可引起神智改变。清代王琦 《医林指月·人 参》曰 :
“肾藏精,心藏神,肝藏魂,肺藏魄,脾 藏智,……又曰益智者,所以补脾也。
”认为补脾 可有益智之用。清代罗美 《古今名医方论·归脾 汤》认为
,“心藏神,其用为思; 脾藏智,其出为 意; 是神智意思,火土合德者也。
”强调了脾藏智 的重要性以及与心藏神的统一性 。 《清宫医案集
成·光绪朝医案》载吕用宾诊疗记录,曰 “脾藏
智,属土,为运化之枢,主肌肉,主四肢。脾虚故
食物难化,便溏,肢体困倦,腿胯酸痛。 ”清代郑 玉坛 《彤园妇科·神病门》将
“脾藏意与智”归 入 “神病总括”一节,反映出临床各科均比较重 视
“脾藏智”这一思想。3 “脾藏智”理论初步探讨3. 1 “脾藏智”的内涵和外延综合 古
籍 中 的 记 载,我 们 认 为,脾 藏 之 “智” ,为
“聪明、识敏、智慧”之义。脾藏智,
脾主运化水谷精微,化生营血,以生意与思,产生
人的智慧。脾气的盛衰直接影响智力活动的正常与
否,临床上小儿智力障碍、郁证、健忘、呆病和癫
狂等疾病从脾论治均会收到令人满意的疗效。3. 2 “脾藏智”临床应用举隅3. 2. 1
脾藏智,脾益则智长 首先,脾主一身之
气,统五脏之血,为气血生化之源、后天之本。 《类经·卷二十八》曰 :
“脾藏意,神志未定,意 能通之,故为谏议之官。虑周万事,皆由乎意,故
智周出焉。 ”只有后天充养正常 , “智”才能充分
体现,记忆力强,思路宽广而敏捷,注意力集中。
陈意所拟益智助考膏方就充分考虑到脾胃与智力的 关系,从 《素问·厥论
》“胃不和则精气竭”的思 想出发,将理气和胃作为膏滋处方的基本原则,认
为脾运胃行方能调补顺畅、益智助考 [1 ] 。 其次 ,《灵枢·五癃津液别》曰
: “五谷之津 液和合而为膏者,内渗于骨空,补益脑髓。 ”脾气
健旺则津液得布,清阳充脑则脑窍得养,意思敏捷忆谓之意,意之所存谓之志,因志而存变谓之思,
因思而远慕谓之虑,因虑而处物谓之智。 ”隋代杨 上善 《黄帝内经太素》注曰 :
“智,亦神之用也。 因虑所知,处物是非,谓之智也” ,说明 “智”与 心有关,由
“虑”而来。此处之 “虑”指思虑而 言,而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 : “脾……在志
为思 ” ; 《素问·本病论》曰 : “脾为谏议之官,智 周出焉” ,可见
《黄帝内经》中虽未明言 “脾藏 智” ,但隐含了 “智”与脾的某种相关性。 2. 2
《难经》首发 “脾藏智”之意 《难经·三十四难》最早提出了 “脾藏智”的
思想,曰 “五脏有七神,各何所主也? 然: 脏者,
人之神气所舍藏也,故肝藏魂,肺藏魄,心藏神, 脾藏意与智,肾藏精与志也”
,直接呈现出脾与 “智”的关联性。2. 3 《华氏中藏经》承 《难经》之旨
《华氏中藏经·论脾脏虚实寒热生死逆顺脉证 之法》曰 :
“脾者,土也,谏议之官,主意与智,
消磨五谷,寄在其中,养于四旁,王于四季,正王
长夏,与胃为表里,足太阴是其经也。 ”进一步将
“智”归入脾藏象理论体系之中。2. 4 《本草纲目》明确提出 “脾藏智”
明代李时珍 《本草纲目·脏腑虚实标本用药 式》明确提出了 “脾藏智”一词,曰
“脾藏智属 土,为万物之母,主营卫、主味、主肌肉、主四 肢” ;
益智子条下亦有 “脾主智,此物能益脾胃故 也”的观点。其后关于
“脾藏智”思想的论述日 益清晰而丰富。2. 5 明清医家对 “脾藏智”的认识
明代张世贤在 《图注八十一难经·三十四难》 中补充了 “五脏七神图”
,直观诠释了 “智为脾所 藏”的观点,见图 1。
《图注八十一难经·三十四难》五脏七神图 明代薛己 《保婴撮要·变蒸》言 :
“至二百八 十八日九变,生己属足太阴经,脾藏意与智。 ”明 代陈嘉谟
《本草蒙筌·龙眼肉》曰 : “取肉入药, 因甘归脾 ,……
《神农本草经》一名益智,裨益 脾之所藏 。 ”可以看出,明代时
“脾藏智”的提法已经得到了相当程度的认可,并
在之后被清代医家所接受。清代张志聪 《黄帝内经灵枢集注·热病》在 注释
“痱之为病也,身无痛者,四肢不收,智乱 不甚”时曰 :
“风木之邪,贼伤中土,脾藏智而外
属四肢,四肢不收、智乱不甚者,邪虽内入,尚在
于表里之间,脏正之气未伤也。 ”指出脾胃为外邪
所伤可引起神智改变。清代王琦 《医林指月·人 参》曰 :
“肾藏精,心藏神,肝藏魂,肺藏魄,脾 藏智,……又曰益智者,所以补脾也。
”认为补脾 可有益智之用。清代罗美 《古今名医方论·归脾 汤》认为
,“心藏神,其用为思; 脾藏智,其出为 意; 是神智意思,火土合德者也。
”强调了脾藏智 的重要性以及与心藏神的统一性 。 《清宫医案集
成·光绪朝医案》载吕用宾诊疗记录,曰 “脾藏
智,属土,为运化之枢,主肌肉,主四肢。脾虚故
食物难化,便溏,肢体困倦,腿胯酸痛。 ”清代郑 玉坛 《彤园妇科·神病门》将
“脾藏意与智”归 入 “神病总括”一节,反映出临床各科均比较重 视
“脾藏智”这一思想。3 “脾藏智”理论初步探讨3. 1 “脾藏智”的内涵和外延综合 古
籍 中 的 记 载,我 们 认 为,脾 藏 之 “智” ,为
“聪明、识敏、智慧”之义。脾藏智,
脾主运化水谷精微,化生营血,以生意与思,产生
人的智慧。脾气的盛衰直接影响智力活动的正常与
否,临床上小儿智力障碍、郁证、健忘、呆病和癫
狂等疾病从脾论治均会收到令人满意的疗效。3. 2 “脾藏智”临床应用举隅3. 2. 1
脾藏智,脾益则智长 首先,脾主一身之
气,统五脏之血,为气血生化之源、后天之本。 《类经·卷二十八》曰 :
“脾藏意,神志未定,意 能通之,故为谏议之官。虑周万事,皆由乎意,故
智周出焉。 ”只有后天充养正常 , “智”才能充分
体现,记忆力强,思路宽广而敏捷,注意力集中。
陈意所拟益智助考膏方就充分考虑到脾胃与智力的 关系,从 《素问·厥论
》“胃不和则精气竭”的思 想出发,将理气和胃作为膏滋处方的基本原则,认
为脾运胃行方能调补顺畅、益智助考 [1 ] 。 其次 ,《灵枢·五癃津液别》曰
: “五谷之津 液和合而为膏者,内渗于骨空,补益脑髓。 ”脾气
健旺则津液得布,清阳充脑则脑窍得养,意思敏捷忆谓之意,意之所存谓之志,因志而存变谓之思,
因思而远慕谓之虑,因虑而处物谓之智。 ”隋代杨 上善 《黄帝内经太素》注曰 :
“智,亦神之用也。 因虑所知,处物是非,谓之智也” ,说明 “智”与 心有关,由
“虑”而来。此处之 “虑”指思虑而 言,而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 : “脾……在志
为思 ” ; 《素问·本病论》曰 : “脾为谏议之官,智 周出焉” ,可见
《黄帝内经》中虽未明言 “脾藏 智” ,但隐含了 “智”与脾的某种相关性。2. 2
《难经》首发 “脾藏智”之意 《难经·三十四难》最早提出了 “脾藏智”的
思想,曰 “五脏有七神,各何所主也? 然: 脏者,
人之神气所舍藏也,故肝藏魂,肺藏魄,心藏神, 脾藏意与智,肾藏精与志也”
,直接呈现出脾与 “智”的关联性。2. 3 《华氏中藏经》承 《难经》之旨
《华氏中藏经·论脾脏虚实寒热生死逆顺脉证 之法》曰 :
“脾者,土也,谏议之官,主意与智,
消磨五谷,寄在其中,养于四旁,王于四季,正王
长夏,与胃为表里,足太阴是其经也。 ”进一步将
“智”归入脾藏象理论体系之中。2. 4 《本草纲目》明确提出 “脾藏智”
明代李时珍 《本草纲目·脏腑虚实标本用药 式》明确提出了 “脾藏智”一词,曰
“脾藏智属 土,为万物之母,主营卫、主味、主肌肉、主四 肢” ;
益智子条下亦有 “脾主智,此物能益脾胃故 也”的观点。其后关于
“脾藏智”思想的论述日 益清晰而丰富。2. 5 明清医家对 “脾藏智”的认识
明代张世贤在 《图注八十一难经·三十四难》 中补充了 “五脏七神图”
,直观诠释了 “智为脾所 藏”的观点,见图 1。
《图注八十一难经·三十四难》五脏七神图 明代薛己 《保婴撮要·变蒸》言 :
“至二百八 十八日九变,生己属足太阴经,脾藏意与智。 ”明 代陈嘉谟
《本草蒙筌·龙眼肉》曰 : “取肉入药, 因甘归脾 ,……
《神农本草经》一名益智,裨益 脾之所藏 。 ”可以看出,明代时
“脾藏智”的提法已经得到了相当程度的认可,并
在之后被清代医家所接受。清代张志聪 《黄帝内经灵枢集注·热病》在 注释
“痱之为病也,身无痛者,四肢不收,智乱 不甚”时曰 :
“风木之邪,贼伤中土,脾藏智而外
属四肢,四肢不收、智乱不甚者,邪虽内入,尚在
于表里之间,脏正之气未伤也。 ”指出脾胃为外邪
所伤可引起神智改变。清代王琦 《医林指月·人 参》曰 :
“肾藏精,心藏神,肝藏魂,肺藏魄,脾 藏智,……又曰益智者,所以补脾也。
”认为补脾 可有益智之用。清代罗美 《古今名医方论·归脾 汤》认为
,“心藏神,其用为思; 脾藏智,其出为 意; 是神智意思,火土合德者也。
”强调了脾藏智 的重要性以及与心藏神的统一性 。 《清宫医案集
成·光绪朝医案》载吕用宾诊疗记录,曰 “脾藏
智,属土,为运化之枢,主肌肉,主四肢。脾虚故
食物难化,便溏,肢体困倦,腿胯酸痛。 ”清代郑 玉坛 《彤园妇科·神病门》将
“脾藏意与智”归 入 “神病总括”一节,反映出临床各科均比较重 视
“脾藏智”这一思想。3 “脾藏智”理论初步探讨3. 1 “脾藏智”的内涵和外延综合 古
籍 中 的 记 载,我 们 认 为,脾 藏 之 “智” ,为
“聪明、识敏、智慧”之义。脾藏智,
脾主运化水谷精微,化生营血,以生意与思,产生
人的智慧。脾气的盛衰直接影响智力活动的正常与
否,临床上小儿智力障碍、郁证、健忘、呆病和癫
狂等疾病从脾论治均会收到令人满意的疗效。3. 2 “脾藏智”临床应用举隅3. 2. 1
脾藏智,脾益则智长 首先,脾主一身之
气,统五脏之血,为气血生化之源、后天之本。 《类经·卷二十八》曰 :
“脾藏意,神志未定,意 能通之,故为谏议之官。虑周万事,皆由乎意,故
智周出焉。 ”只有后天充养正常 , “智”才能充分
体现,记忆力强,思路宽广而敏捷,注意力集中。
陈意所拟益智助考膏方就充分考虑到脾胃与智力的 关系,从 《素问·厥论
》“胃不和则精气竭”的思 想出发,将理气和胃作为膏滋处方的基本原则,认
为脾运胃行方能调补顺畅、益智助考 [1 ] 。 其次 ,《灵枢·五癃津液别》曰
: “五谷之津 液和合而为膏者,内渗于骨空,补益脑髓。 ”脾气
健旺则津液得布,清阳充脑则脑窍得养,意思敏捷而智力增长。刘晓岚 [2 ]
认为,脾与智具有特殊的 相关性,学习记忆能力为脾所主,故健脾可以益 智;
其相关动物实验研究结果显示,脾益智法能提
高老年性痴呆大鼠血清乙酰胆碱酯酶活性水平,增 强海马 CAI 区 NT- 3
的表达,并可改善 AD 大鼠的 信息获得- 储存-
再现能力、联合型学习能力及长时
程记忆能力。再次,血液为智力活动的重要物质基础,脾主
统血,能保证血液在脉管内正常运行,并通过脾胃
之经络上养头目,因此,刺激脾胃二经之腧穴可起 到强脑增智的作用。于海波
[3 ] 研究发现,针刺三 阴交和足三里能不同程度地提高脑瘫患儿的认知功
能、言语功能、运动功能、自理动作和社会适应能
力,动物实验结果表明,其机制可能为减轻脾虚动
物模型大脑神经细胞超微结构及突触的损害,从而 促进大脑向正常方向发育。3.
2 脾藏智,脾慢则智短《素问·宣明五气》曰 : “脾虚……则五脏不 安”
,亦可表现为神智方面的病变 。《明史·方技》
中记载了名医倪维德的一则医案,曰 “周万户子
八岁,昏眊,不识饥饱寒暑,以土炭自塞其口。诊 之曰 :
‘此慢脾风也。脾藏智,脾慢则智短。 ’以 疏风助脾剂投之,即愈”
。说明脾虚则神智昏蒙, 认知和行为方式会受到明显的影响,而使用补脾胃
的方法则会改善这种病变。田赟 [4 ] 研究发现,滋 补脾阴方药可能通过调节
SNK- SPAP 途径维持树突 棘的正常形态和结构,从而保护原代培养大鼠的海
马神经元,这种保护策略对于以进行性脑功能障碍
为特点的神经退行性疾病具有重要的意义。孙铮 等 [5 ]
认为,滋补脾阴法可改善糖尿病大鼠皮质线
粒体功能,从而调节细胞的能量代谢水平以达到提 高认知功能的目的。3. 3
脾藏智,脾伤则智乱《黄帝内经太素·阳明脉病》曰 : “阳明病甚,
则弃衣而走,登高而歌,或至不食数日,逾垣上
屋,……邪盛四肢实,实则能登高,……热盛于
身,故弃衣而走,……阳盛则使人不欲食,故妄 言。
”说明脾胃之病可能引起比较严重的精神情志 与行为方式的改变
。《脾胃论·安养心神调治脾胃 论》 曰 :
“夫阴火之炽盛,由心生凝滞,七情不安故
也,……若心生凝滞,七神离形,而脉中唯有火矣。
善治斯疾者,惟在调和脾胃,使心无凝滞,……则
慧然如无病矣。盖胃中元气得舒伸故也” 。 张家睿 [6 ]
从气机升降角度论证了情志疾病从
脾胃论治的原因。第一,脾胃为五脏六腑之海,是
五脏气机之枢纽,升降气化正常则情志调达。第
二,脾主思,脾胃本身的病变能直接引起情志异
常。第三,脾升清阳、胃降浊阴可使脏腑神志安
宁。总之,脾胃位于人身之中州,既可以是传病于
他脏之因,又可作为他脏疾病所传之所。因此,调
理脾胃应为治疗情志疾病的根本,临床上论治抑郁
症与焦虑症应重视归经脾胃的药物。除了药物之外,脾胃二经的经穴也有益智安神
的作用,临床可通过针灸取效 。 《百证赋》云: “梦魇不宁,厉兑相谐于隐白。
”隐白与历兑分别 为脾胃二经之井穴 , 《灵枢·九针十二原》言: “所出为井”
,隐白又是 《千金要方》十三鬼穴之 一,为鬼垒,可统治一切癫狂病。尹绍锴等
[7 ] 临 床选用健脾宁神之隐白与调胃安神之厉兑合用,以
通调脾胃阴阳二经之气,在针刺治疗梦魇方面收效
良好。此外,三阴交和足三里等穴也有较好的治疗 癫狂的作用 [8 -9 ]
。综上所述 ,“脾藏智”是脾所主 “运化” “统 血”等生理功能和 “意
”“思”等情志活动的综合 体现,可归入 “脾- 神”的研究范畴,在认知科学
和人工智能高速发展的今天,该命题的确立可能带
动脾藏象理论在新时期的发展。来源:中医杂志 作者:吕凌 王彩霞 于漫 秦微
马天驰 刘丽斯

何为“谏议之官”?段玉裁在《说文解字》中曰:“谏,证也。”证,证验,证实,谏正;《中华大字典》中,释“谏”为“干也,干君之意而告之”,“干”即关联、干涉。议,《说文解字注》中说:“议者,谊也。”《广雅》中释:“议,言也,谋也。”就是直言规劝,议定事物之所宜。唐代设有谏议大夫,唐太宗李世民的一面镜子就是敢于直面讽谏的谏议大夫魏征。

何为“知周出焉”?《古汉语简明词典》中,释“知”通“智”,智慧。《劝学》中说:“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已,则知明而行无过矣。”又释“周”为周密、周到、周全。《谋攻》中说:“辅周则国必强,辅隙则国必弱。”“知周”就是“智慧周达,考虑问题周到。”

人以食为天,一日三餐不可少,“脾旺于四时”。《脾胃论·脾胃胜衰论》中说:“百病皆由脾胃衰而生也。”战争史上,“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人出生后所需要的物质就是气血,而气血就是“仓廪之官”所供给的。问诊中,医生询问患者的饮食情况必不可少,这就是《内经》中把脾胃封为“仓廪之官”,认为脾胃是“后天之本”的原因。这同时从另一面也传达出一个信息,脾胃的生理与病理变化,就像一面镜子,脾就是一位刚正不阿的谏议官,会及时地把身体里发生的变化直接地报告给君主之官,提醒患者应该警惕注意身体上的蛛丝马迹了。

脾胃首先必须掌握“仓廪之官”的职责与任务,踏实地完成生理工作。若在完成的工作中有了瑕疵,那就是脾作为“谏议之官”应该指出的地方。“谏议之官”可以帮助“仓廪之官”完成脾胃应尽的职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