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要想活的好,就要向男人多学习

俺这里有一位退了休的台湾籍老教授,今年70整。他的日子过得很辛苦,近来又得了严重的抑郁症,还有自杀倾向。熟人都不大同情他的处境。一句话,脚上的泡是自己踩的,孽也是自己造下的!此话怎讲?你且听我慢慢道来。

图片 1

静静

十年前,老人家60岁的时候丧偶,找他的女人倒也不少。不知中了什么邪,教授放着本地的50来岁的好女人不娶,嫌人家面相不美,身材不苗条。白发苍苍的老头却跑到上海娶了一个27岁的未婚小姐,移民到美国。几年之后女人生了个小女孩。此时老头子的儿女都已四十多岁,孙子辈都已经大学毕业,他却又一次当上了爹。不但要照顾小婴儿换尿布,洗澡,喂奶,还要买菜做饭,打扫洗刷。一年间便生生地累出了一身病。从高血压发展到中风,遗留后遗症是右半侧肢体肌肉萎缩,右手功能障碍。男女的房事更是落了荒。有那个心,无那个力!女人对他不理不采,分房而居,恶语相向。爱情和感情全成了水中的泡沫,家也没有丝毫温暖可言。上海女人将她家的兄弟姊妹申请来了2个,用老丈夫的钱投资,开了一家按摩店,生意挺红火。接着,年轻女人上法院起诉老头没有性功能,要求离婚。小孩归己抚养。这样一来,财产分配上老教授就吃了大亏:本来就不多的社保金每月要拿出600美元做小孩的抚养费。房子卖了钱款一分为三,那娘俩个占2/3,老头占1/3。剩下的401K,403B退休计划也有娘俩2/3的份额。老头连急带气,精神上受到巨大打击,不久便得了白癜风,前额,鼻子
和下巴上都是一块一块的白班,变成了花脸。这种病虽是后天性的,但很不好治。服中西药,用激光打,紫外线照射,都没有明显的效果。眼下老人家70岁了,每个周末还要开车去接6岁的小女儿来家里团聚,看着他一瘸一拐地拖着个活蹦乱跳的小姑娘,汗流满面,一步三喘,明显地力不从心,真让他受苦了!内忧外患,这就是他得抑郁症的病因。别人想帮他也无能为力,连儿女都不理他,过年过节从来没有电话。老头子被家族所抛弃。原因也就一目了然了。

1

木英村的人口结构中,老年人和小孩占了很大比重。大多数妻子都随丈夫去了城里务工挣钱,稍微年轻点的也都相继离开了村,村很小,世界很大,他们都想去村外看看。根生本也是那些离开木英村的人们中的一员,大约3、4年前,根生独自一人离开村,不知为何,根生回来了,又独自一人回来了。

俗话说,男人有三大忌:少年得志;中年折翅;老年入花丛。谁若是违反自然规律来个霸王硬上弓,必有报应!

昨天看到一档情感节目,讲的是一对夫妻结婚七八年都没有小孩,女方从青春期开始就有月经不调的问题,结婚之后一直在调理。所以,没有怀孕大家都天然的认为问题出在女方身上。

村头本来是个非常热闹的地方,老头老太太欢聚一堂,老头下棋打牌侃大山,老太太跳舞遛弯闲扯皮,其乐融融也。根生回来了,大喊了一声“我想娶静静!”,众人一惊,都望向他,大约2、3秒的静默之后,人们又该干啥干啥了。“我想娶静静!”根生又大喊了一遍。人们没有搭理他。根生不断地喊“我想娶静静!”

刚开始婆婆只是脸色不好看,慢慢的,婆婆开始指桑骂槐,“养只鸡还能下个蛋”,发展到后来,婆婆直接给儿子下了最后通牒。

“你神经病啊!”

三个月之内,如果女方不能怀孕就离婚。

“我想娶静静!”

婆婆认为,结婚就是为了传宗接代,否则我们娶你回来干什么。

“你想静静你自己找地方呆着啊!”

丈夫的态度也很为难,但为难中带着些嫌弃。他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想要个自己的小孩无可厚非,现在老婆不能怀孕,也只能听从母亲的意见——离婚。

“我想娶静静!”

妻子的压力很大,因为多年就医,每次检查医生都说问题不大,只要慢慢调理就好了,药吃了一大堆,中药、西药、偏方试过的不计其数,可就是不怀孕。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最后,她要求老公跟她一起去医院做检查。

“我想娶静静!”

婆婆、老公都很傲慢,觉得不怀孕怎么可能是男人的问题,经不过她强烈要求,也是为了让“妻子”死个明白,老公第一次跟她去了医院。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

检查结果大家可能也猜到了,是丈夫患有重度少精症,导致不孕不育。

“我想娶静静!”

本以为妻子会因此而离婚,可是妻子并没有。她认为他们的夫妻感情很好,有没有孩子并不是夫妻二人幸不幸福的决定性因素。

“我想娶静静!”

然而这个时候,婆婆却想出一个奇葩的主意。

“我想娶静静!”

有天夜里,夫妻二人都睡下了。丈夫突然起身说是要去喝水,等“丈夫”回来的时候,要跟妻子亲热,妻子睡得迷迷糊糊,突然闻到丈夫嘴里有酒味,她觉得奇怪,说是去喝水,为什么喝了酒。

大家都听见了,但是没有人真的听懂。

她起了疑心,打开了床头的灯,发现床上的人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自己的大伯哥,她差点崩溃了。

众老头老太太扭不过他。“散了散了,让他静静!”众人散去,根生坐在村头,不再说话了。

她问大伯哥怎么回事。原来婆婆怕自己的小儿子不能怀孕传出去对自己的儿子不好,还怕没有孩子留不住儿媳,就想出了这样的主意。

后来,每到黄昏时分,根生都会来到村头,久而久之,人们了解了他的习性,都识趣地离开了,再后来,不知是根生的缘故,还是修路改造的原因,人们都不来村头了,村头变成了村尾,成了根生一个人的地盘。

她警告大伯哥,这样是强奸,让他想清楚。大伯哥没说什么,出去了。

如今,村头,不,村尾很静,静到仿佛能听见男孩的写字声和靠在他肩膀上女孩的呼吸声,静到仿佛能听见花朵的盛开声和洒落在她蕾瓣上的阳光声,静到仿佛能听见时间的流动声和依附在它身体中的灵魂声。静到仿佛能听见静静的脚步声。

事后老公婆婆痛哭流涕,请求妻子原谅,说不要孩子了,夫妻二人好好过日子。

有一次,几个小孩拿着弹弓来打鸟,吵吵闹闹的。不过这个吵闹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小孩的爷爷就追了上来。“不好好写作业!不好好学习!就知道贪玩!人家想在这静静都不行!让人家在这静静!走!回家写作业去!”其中一个小孩被他爷爷拽走了,其他人也散了。

于是妻子“高风亮节”原谅老公和婆婆,继续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一切,又恢复了寂静。

看完了节目,我心里一阵恶寒。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根生就在村头等着静静。

2

直到有一天,一个女人来到他面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